<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第一百二十章 月余匆匆(二合一)

    【书名: 全球诸天时代 第一百二十章 月余匆匆(二合一) 作者:化三生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道长言之甚是。”江苍回礼。

        “那便同行去往。”左慈笑望了一眼江苍的左边口袋,“未曾想江侠士准备齐全,那到时贫道还需借‘药引’一用,万保仙丹周全。”

        话落,他又笑着一引海边小船,示意江苍是渔船主人,先行,药引的事情不?#20445;?#30465;得像是他贪图?#35009;?#19968;样。

        “道长?#25512;!?#27743;苍没作其它姿态,直接前走,上船,才一礼,“江苍、江辰钟。”

        “贫道左元放。”左慈上了小船,又道:“看辰钟一身武气,煞气,是游历侠士,还是?”

        “开阳城防。”江苍没隐瞒?#35009;矗?#39046;开阳军事。”

        “原来是将军!”左慈大笑,再一作辑,“贫道失礼了。”

        “江苍只是一俗人..”江苍看到左慈?#25512;?#27809;法又是一礼,才拿起船上的船桨,准备启程。

        但左慈见了,却挥袖一摆,指?#21734;?#36793;望不到头的?#36947;?#22823;海道:“此去蓬莱两千七百余里,途径?#31243;玻?#26263;有礁石、海兽。以辰钟的行程,需要几日?”

        “几日..”江苍听到左慈询问,心里倒是知道左慈既然问,?#24378;?#23450;有妙?#23567;?br />
        估摸着就是他马上要炼丹了,又要?#39318;?#24049;要东西,继而就想要‘展现’一下更多的法术本事,好让自己心里更加安心,也更的放心把东西交给他。

        那这没?#35009;?#35828;的。

        人家如今问都问了,自己也不落场,?#20849;淮疗疲?#20415;顺水推舟,肯定,又不太肯定的搭话道:“以江苍之法,日行百里,若无风浪,二十七日,不足整月。”

        “一月?”左慈撩起手指掐算,望天,突然道:“五日后有风浪,从南向北刮去,再添五日,需月余。”

        左慈说到这里,又从道袍内取出一张符毫,贴于船内,朝东望去,“以贫道之法。只需三日。风浪呼啸之前,即可行至。”

        ‘嗒’江苍不说话了,把船桨一放,捧手,请道长施法,这样自己也省事了,还圆了左慈的‘好意。’

        而左慈挥手一招,‘沙?#22330;?#27627;纸贴着船边摆动。

        少顷。

        江苍就见到渔船无桨自起,调转船头,‘嗒嗒’破着浪花,一路向东驶去。

        但这速度说不上太快,大约也就一秒五米左右的距离。

        不过,按照这样的速度,也就是三天左右到达蓬莱。

        一时。

        江苍见了,海风刮着,颇也?#34892;?#24736;闲,更没有?#35009;?#22823;呼小叫的称赞几句,来衬托左慈的‘驱物道法’高明。

        因为就算是这样做了,?#35009;?#21861;用,?#20849;?#20250;增加?#35009;?#22909;友?#21462;?br />
        毕竟在五年前‘黄巾起义’的时候,天公将军张角就展现过了‘呼风?#25509;輟?#30340;法术!

        也自从那日起,这修道士的神秘,就不是?#35009;?#31192;密了。

        相反,左慈要是看到自己一惊一乍的,还会觉得自己不稳重,该思考是不是找错了‘合伙人。’

        而几年前能呼风?#25509;?#30340;张角为何会死,在这一段无聊时,江苍?#33485;?#30740;究过,再加上今日听左慈说的‘阴阳’一事后,就全?#24187;?#30333;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张角不尊天道,仗着几手法术,还没成仙成圣,就要立自己的道统,破了大汉的气运,来个改天?#24187;?#37027;他不死,还能谁死?

        天道轮转一说,也是照实的例子,先落在了张角身上,给所有的练气士敲了一个大钟,震耳欲聋。

        于是。

        同样知道这个事情的左慈,虽然他自认为?#26085;?#35282;厉害,但他还未结?#23665;?#20025;,第一步超脱凡尘,?#24378;?#23450;是不想欠着‘东汉将军’的江苍?#35009;矗?#20877;给自己惹来?#35009;?#40635;?#22330;?br />
        说句不好听的,得罪了东?#28023;?#31561;大军围剿蓬莱,自己又不能飞天遁地,那就束手无策了。

        起码他感觉自己能无缘无?#39542;?#24471;‘先秦之物’,已经是庆事了,还添那么多八**九干?#35009;矗?br />
        他能修炼到这样的?#36784;紓?#36824;占了清净的蓬莱仙岛为道场,远离凡尘,就能证明他早已不是张角那样的狂人了。

        但关于筑基之上是‘金丹’的说法。

        左慈也是从古籍上看到的,可实际上,有没有金丹之人、或者事,他这一辈?#20323;?#27809;有见过。

        包括张角之师,也即是他认识的一位道友‘南华仙人’,这位敢称仙的修士,也是和自己一样的筑基。

        这通俗来讲。

        左慈游历了整个世间后,现在也是迷茫的,不知道自己前方还有没?#26032;?#20102;,所以才隐居蓬莱,试着找前路。

        而这先秦遗物的丹药,或许就是个契机。

        且与此同时。

        在大海上的无聊漂泊?#23567;?br />
        江苍闲着无事,倒是提前拿出了‘仙药’,递给了旁边看似吹风观海的左慈,

        “道长。”

        江苍捧着仙药盒子,说着,还准备打开让左慈瞧瞧,算是提前研究吧。

        “将军坦诚。”左慈看到江苍如此敞亮,亦是觉得这位将军能交往,自?#22909;?#30475;错人。

        不然,若是这次‘寻仙岛的人’是个干?#35009;?#37117;藏一手,做事还掖着、偷着的不痛快人。

        那他为了不亏欠,也只能放弃了此次‘炼丹一事’,直接结了这个因果。

        但他又摆明了想要这‘先秦遗物’来突破自己目前的?#36784;紓?#37027;这东西若是飞了,他心里就不痛快了。

        这可以想象到。

        今后‘?#38047;?#20808;秦遗物的人’被一个高明练气士时刻惦记的场景,这感觉换成谁,都绝对不太好受。

        “请道长观。”江苍看到左慈取走自己手中的仙药盒子后,是没有想那么多,该怎么样怎么样,自己做事就是洒脱,行就行,不行就说,哪来那么多废事。

        可?#20146;?#24904;打量了这仙药一会,倒是没?#35009;?#36974;拦的疑惑了一声,突然向着江苍问道:“此药可是辰钟在南山寻得?”

        “哪个南山?”江苍反问一句,是觉得这东汉的南山太多了,谁知道左慈指的是哪个。

        尤其孙店家?#35009;挥?#23545;自己说过这‘仙药’的具体出处,只是说他在一座山里采药时,突然闻到异香,继而发现的。

        再按照?#20146;?#23665;的地址,还是在西北边,附近只有一座开阳镇,若是来划分,还是西北山,和南字扯不上关系。

        但不管怎么说。

        自己既然听到左慈问了,或许里面就有?#35009;?#31359;插情报,便把孙店家、还有逼问山?#35828;?#20107;情,又说给了左慈。

        大致就是‘这仙药也是孙店家?#28216;?#21271;山里挖出来,然后山匪通过学徒无意走漏消息知晓,然后下邳一行,自己杀了山匪,孙店?#19968;?#25937;,又送给自己的。’

        而左慈听闻,想了想,还掐指算了一下,才道:“这仙药的样子..贫道曾见过。就连须根、参?#36139;?#19968;模一样。若如贫道未记错,此药定然是贫道一位道友所藏之物。但..不知怎么会落入西北山,又到那位孙店家之手..”

        “道长的意思是?”江苍看到这事有曲折,又见左慈没有?#35009;吹?#24847;,才拱手一问,想知道这仙药是否还有?#35009;礎?#28170;源。’

        但左慈看到江苍好似有误会,以为自己要‘以好友之物,来个空手套白狼’,倒是笑着道:“可贫道如今一算,却未算到那位道友的踪迹,仙药上也无他任何气息。如若贫道未猜错,想必..他已经铸?#23665;?#20025;、游历九天,或仿效先贤,飞升而去?”

        左慈说到这里,?#34892;?#24863;叹友人先自己一步,但更多的是发?#38405;?#24515;的?#33485;?#36947;:“而这颗山?#21361;?#23601;是他留下的仙药,想要留它在世间善事积德。也与他所想一般,此物再三经折,?#28216;?#21271;山孙店?#19968;?#20043;、辰钟除匪、最后贫道所观,明白了整个前因后果,更知晓金丹之说绝非缥缈....而此一药,碎未成丹,但却除了恶匪,救了一人,善了三人、三事。”

        话落。

        左慈整理了一下心神,忽然向着江苍行了一礼,感激道:“辰钟此药能否炼丹不提,但仅仅是‘金丹绝非缥缈’一说,已经让贫道受益匪浅,不胜感激。”

        左慈说着,又笑道:“贫道那位道友也略有名气。是张角之师,被称之为‘南华仙人’,不知辰钟可曾听闻?”

        ‘南华仙人..’江苍听左慈一说,是第一时间感觉这世界百分之百的不是‘正史’了,和这灵气无关。

        因为南华仙人在史记?#20889;?#26410;出现,只是虚构之人。

        但如今既然出现了,还是出自于左慈之言,那绝对没错。

        不过,南华仙?#35828;?#35828;法也有很多。

        先朝道教‘庄子’就著?#23567;?#21335;华经》,就被称为‘南华真人。’

        再加?#20384;?#30333;还在《大鹏?#22330;?#31216;庄?#28216;?#21335;华老仙’,这曲曲折折的谁也不清楚。

        说不定庄子就是活了几百年的练气士。

        可不管怎么说。

        当左慈话落后,江苍发现了自己脑海内多出了一个字迹任务,为‘仙人遗宝’,并?#19968;?#27809;有?#35009;?#29305;殊提示,就是指明了一个地点,很远,几千公里。

        再按照东汉末的地图。

        江苍朝回路看了看,依照这个方向,应该是长安附近,但却是过段时间才出现的,足够自?#21512;?#21435;蓬莱把‘杯子’升升级。

        由此。

        这事先放一放,?#35009;皇裁?#22909;提的,就权当自己来到了‘演义’吧,反正南华如‘演义’里面一样都不见了。

        不然也不会是‘遗宝’了。

        随后。

        与左慈闲聊几句,这事不提。

        江苍又开始了每日必备的修炼、打拳,还有最重要的拿出自己的‘灵气杯子’,当着左慈的面,舀了一些海水,等着变‘灵气水。’

        而左慈见了江苍这杯子,又打量了几眼,倒是一指杯身道:“此杯可是能化水为灵?”

        “正是。”江苍看到左慈?#20384;?#23601;?#26102;?#23376;的事,那是顺手把杯子交到了左慈的手里道:“道长请观。”

        “此物只是寻常器物,?#34892;?#28789;性,不算的法器。”左慈看了看,摇了摇头,“将军这物件,却比不得先前两物。不过..”

        他说着,从怀内拿出了一杆兽毛笔,朝杯身画去,笑道:“此物还未制成。但如今经贫道之手,可唤法器。”

        ‘沙?#22330;?br />
        左慈落笔,不说话了,在专心?#36718;?#30340;绘写符文。

        一时间。

        江苍就感觉四周海上的灵气,好似缓缓聚来,朝着左慈的?#22987;?#34701;入。

        这一直?#20013;?#21322;天左右。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江苍就看到了杯子上被写了满了‘扭曲小字。’

        再一接过。

        左慈盘膝打坐去了,能看出刚才他说的简单,尽显高人风采,但实际上,哪怕是绘制一个半成品的法器,也很消耗心神。

        而江苍一道谢,接过杯子一打量,脑海中就有一个隐约提示。

        大致是为,‘自己这个杯子不需要在盛水化灵了,而是直接可以放置在如今船尾、或是船头哪里,便?#23665;?#28176;汇聚灵气,形成真正用灵气汇成的“灵水!”’

        得知此效果。

        江苍就把杯子放在船头,等着。

        这一直到两日后,行至蓬莱。

        杯子里面才堪?#30333;?#28385;了一杯‘清水。’

        其样子,就是?#27973;?#28165;?#28023;?#22909;似里面?#35009;?#37117;没有装一样。

        江苍见到,端起杯子‘?#36317;唷?#19968;口喝完。

        这味道也和原来一样,都是无色无味。

        但过了几息。

        随着左慈先下船,朝着前面被云雾围拢的岛上走去。

        江苍却发现这药力胜过了原先的‘十倍!’

        如若比方,就相当于自己打坐了一天,并且‘灵水药力’还在?#20013;?#24378;化着自己的身体。

        再等一天过去,药效消失。

        江苍最后总结了一下,发现自己杯子升级以后,只要自?#22909;?#38548;两日,按时服用,就相当于自己是以之前的‘两倍速?#21462;?#20462;炼!

        再以‘五禽戏’加持,就算是以后‘倍数’降了,这也降不了多少。

        特别?#20146;?#24049;还没有见到武弘,说不得他那里就有?#35009;?#21151;法,还能让自己再一提提速。

        并?#21307;换?#30340;东西也准备好了。

        前一段华佗给过自己一副‘强身药方’,虽然不是元物,没有?#35009;?#29305;性加持,但药效不?#39134;?#20110;自己的药?#21734;?#23569;,就当成?#21734;?#24773;报吧。

        而盘算完了这个。

        那还说?#35009;礎?br />
        自己在海上飘荡了几天,如今好不容易找个能住?#35828;?#23567;?#28023;?#37027;就先住着、练着,等左慈道长研究丹药吧。

        只是。

        等一住到这里。

        江苍就发现蓬莱仙岛?#20849;?#26159;?#35009;?#20185;境,或是灵气高的地方。

        外面那层白乎乎的云,是真的海雾。

        但优点也有,就是这里安静。

        尤其岛上还有左慈种的一些炼丹草药,站在这里,灵气明显高了一些。

        好似这些草药‘呼吸’的时候,会把灵气聚集到了这里。

        自己在这里打拳,修炼速度还会大约提高一成。

        而就在日复一日的练功?#23567;?br />
        等两月时间过去。

        大约在二月中旬左右,也即是董?#21487;章?#38451;,估?#36139;?#36305;到长安的这几天。

        这日。

        左慈从岛上木屋出来,才摇头向着刚打完拳的江苍,说了一下关于‘丹药的进程。’

        其大致来说。

        就是丹药还需半年,或者几年的时间,才能完全破解。

        毕竟只靠一个瓶?#21491;?#30041;的气息,这本就需要长时间的去推演‘主药’是?#35009;矗?#25110;者有?#35009;?#21487;以代替,还有其余药物是?#35009;矗?#28860;丹过程?#34892;?#35201;注意?#35009;矗?#25165;能保证不出差错。

        不然,就?#19978;?#20102;这一株‘仙药。’

        但无独有偶。

        江苍听闻了左慈的话后,却根据‘仙人遗宝’这个任务,发现它就是关于‘加快研究’的关键!

        说不定‘长安’那里所放的东西就是‘主药!’

        因为在左慈说完这句话后,仙人遗宝的字迹,就变成了‘丹药引子。’

        那这没?#35009;?#35828;的。

        还是赶早不赶巧。

        江苍想了想,就向?#25490;?#36793;还在观摩瓶子的左慈道:“道长,江苍离去开阳八十余日了,准备回往一趟。”

        “辰钟准备回去?”左慈放下了?#21892;浚?#30475;了看江苍,想起这位将军掌管开阳军事,?#24378;?#23450;是不能离开太?#33579;?#20415;没有再客套挽留道:“如若辰钟即刻便走,这时间赶紧。而辰钟也知丹药事重,贫道就不送了。”

        左慈说着,瞄了一眼一望无际的大海,还有靠至岸上,如今保护完好的小渔船,又从怀内拿出了五张符毫,向着江苍再道:“这五张驱物符,代贫道送辰钟如?#21361;俊?br />
        “若是如此..”江苍笑了,“那这可比道长亲自送江苍还要好的多。”

        话落,江苍伸手接过,根本就没有?#35009;純推?br />
        左慈看到,亦是抚须一笑,大致说明了一下符毫如何驱物,便摆了摆手,回屋接着研究丹药去了。

        而江苍朝着木屋一礼,?#35009;?#20572;留?#35009;礎?br />
        来到了渔船旁边,拿出一张符毫一贴,再从口袋内取出灵气杯子,等了片刻,聚集起了一滴灵水,朝上一滴。

        ‘沙?#22330;?#31526;毫摆动,如两月前一样。

        少顷,渔船行离海雾,破浪而?#23567;?br />
        化三生说

        ?#34892;?#36139;道爱?#20061;?#30340;打?#20572;「行?#20239;羲?#29616;?#26376;的打?#20572;「行?#40857;灯耀八方的打?#20572;「行换医?#19968;辉的打?#20572;「行?#35832;位师傅的订阅支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全球诸天时代相邻的书:尸王霸世二次元中的玩家长情醉红颜断五代带着洪荒开发大宇宙快穿女主?#21512;?#32479;,恋个爱呗?#27835;?#32426;元重生未来之星际女王海贼之百鬼夜行?#20132;?#24754;歌我是关陇老秦人带着率土之滨混三国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雷恩vs阿森纳 扎金花游戏 今天体彩11选5走势图 水果大战害虫平方解说 桑普多利亚队徽含义 街机象棋老虎机 快三开奖上海 明日之后手游 巴萨巴列卡诺集锦 斯特拉斯堡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