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第8章 鬼娶亲太子上花轿

    【书名: 天官赐福 第8章 鬼娶亲太子上花轿 作者:墨香铜臭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给,或是不给?

        谢怜不动声色,尚未考虑好,是该继续这般我自岿然八风不动地坐下去,还是该佯作惊慌失措的新嫁娘怯怯地往后躲去,那只手的主人却颇有耐心,也颇有风度,他不动,他也不动,似乎就这么等着他的答复。

        半?#21361;?#39740;使神差地,谢怜伸出了手。

        他站起身来,要去撩开帘子下轿,对方却已先一步,为他挑起了红帘。来人握住了他的手,却并未握得太紧,?#36335;?#26159;怕捏痛了他,竟是给人一种小心翼翼的错觉。

        谢怜低着头,由他牵着,慢慢出了轿子,眼下瞥见脚下横着一匹被若邪绫绞死的狼尸,心念微转,脚下微微一绊,一声惊喘,向前倒去。

        来人立刻反手一扶,接住了他。

        这一扶,谢怜也是反手一握,只觉摸到了?#35009;?#20919;冰冰的事物,原来,来人手上戴着一双银护腕。

        这护腕华丽精致,花纹古拙,其上雕着枫叶、蝴蝶、狰狞的猛兽,颇为神秘,也不似中原之物,倒像是异族的古物。堪堪扣住这人手腕,显得精炼利落。

        冰冷的银,苍白的手,毫无生气,却有几分杀气与邪气。

        他那一摔乃?#20146;?#27169;作样,?#34892;?#35797;探,若邪绫一直都在喜服宽大的袖子下缓缓缠绕着,蓄势待发。然而,来人却只是牵着他手,引着他往前走。

        谢怜一来?#20146;?#30422;头识路不清,二来?#34892;耐?#24310;时间,因此,故意走得极慢,而对方竟也配合着他的步伐,走得极慢,另一只?#21482;共?#26102;过来牵一牵他,?#36335;?#26159;怕他再摔倒。尽管谢怜心中是十二万分的警惕,被这般对待,也忍不住想:“若这当真是一位新郎,倒也真是温柔体贴到极致了。”

        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个极为轻灵的叮叮之声。两人每走一步,那声音便清凌凌地响一响。正当他在琢磨这是?#35009;?#22768;音时,四下忽然传来阵阵野兽压抑的低哮。

        野?#29301;?br />
        谢怜身形微动,若邪绫忽地在他腕上一收。

        谁知,他还没有任何动作,那牵着他的人却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36335;?#26159;在安抚,让他不要担心。这两下,轻得简直可以说是温柔了,谢怜微微一怔,而那阵阵低哮已经压了下去。再一细听,他忽然发现,这些野?#29301;?#24182;不是在低哮,而是在呜咽。

        那分明是一种野兽恐惧到了极致、动弹不得、垂死挣扎时的呜咽。

        他对来者何?#35828;?#22909;奇,愈加强烈了。直想掀了盖头,看一眼再说,可也心知如此不妥,只能透过红盖头?#36335;?#30340;缝?#21486;?#31649;中窥豹。所见的,是一片红衣的下摆。而红衣之下,一双黑皮靴,正在不紧不慢地走着。

        那双小黑皮靴收得紧紧,往上是一双修长?#25163;?#30340;小腿,走起路来,煞是好看。黑靴侧面挂着两条细碎的银链,每走一步,银链摇动,发出清脆的叮叮声响,煞是好听。

        这脚步漫不经心,带着轻快,更像是个少年。然而,他每一步却都又成竹在胸,好像没有任何人能阻碍他的步伐。谁若敢挡他的路,谁就等着被他碾得粉碎。如此,倒是教谢怜说不准,这到底是位?#35009;?#26679;的人物了。

        正当他兀自思量之际,忽然,地上一样白森森的东西闯入了他的眼帘。

        那是一颗头骨盖。

        谢怜脚下凝滞?#20284;?#21051;。

        他一眼便看出来,这颗头骨的摆放方式有问题。这分明是某个阵法的一?#29301;?#33509;是触动了它,怕是整个阵法都会瞬间向这一点发动攻击。但看那少年步伐,似乎压根没注意到那里有个东西。他正在想要不要出声提醒,只闻“喀啦”一声惨不忍听的脆响,就见这少年一脚下去,顷刻便把这颗头骨盖踩得粉碎。

        然后,他?#36335;鶚裁?#37117;没感觉到一般,漠然地踩着这堆齑粉走过去了。

        谢怜:?#21834;?br />
        他居然,就这么一脚,把整个阵法,踩成了一堆废粉……

        这时,那少年脚下一顿。谢怜心中一动,心想他是不是该有所动作了,那少年却只停留?#20284;?#21051;,便继续引他前?#23567;?#36208;了两步,上方忽然一阵“滴?#26410;?#31572;”之声,?#36335;?#28857;点雨珠打在伞面之上。原来,方才,那少年是撑起了一把伞,挡在二人头上。

        虽然不合时宜,谢怜心中也忍不住赞了一声他真体贴,但心里还是颇为奇怪:“下雨了吗?#20426;?br />
        魆魆黑山,莽莽野林。?#23545;度?#23665;深处,狼群对月长嗥。不知是不是因为方才在山中进行了一场厮杀,冷冷的空气中,还?#33268;?#30528;一股淡淡的血?#20219;丁?br />
        斯情斯景,诡魅至极。但那少年一手牵他,一手撑伞,缓缓前行,却是无端一派妖艳的风月无边,款款缱绻。

        那阵奇异的雨来得奇,去得也奇,不一会儿,?#24623;?#29664;打伞的滴滴之音便消失了。而那少年也驻足立定,似乎收起了伞,同时,终于收了手,向他走近了一步。

        一路上牵着他的那只手,轻轻执了这盖头的一?#29301;?#32531;缓向上挑起。

        谢怜一路上都在等这一刻,定定不动,看着面前缠绵的红幕慢慢地向上揭开——

        绫动!

        并非是那少年动了杀气,而是必须先发制人,制住再说!

        谁知,若邪绫飞出,带起一片横风,那鲜红盖头离了那少年的手,飞起?#33268;?#19979;,谢怜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红衣少年的残影,若邪绫便穿了过去。

        那少年竟是破碎为千只银蝶,散成了一阵银光闪闪的绚烂星风。

        虽说还是不合时宜,但谢怜退开两步后,也忍不住?#32784;?#24778;叹,这景象,实在是美得如梦似幻。这时,一只银蝶幽幽从他眼前飞过,他还待再看仔细些,那只银蝶却是绕着他飞了两圈,这便汇入蝶风之中,一齐化为漫天银光的一部分,振翅向夜空飞去。

        好一会儿,谢怜才回过神来,心想:“这少年到底是不是鬼新郎?#20426;?br />
        依他看来,总觉得不太像。若是,与君山里的狼群应?#26412;?#26159;他下属,见了他又何至于害怕成那副模样?而且路上那阵法也应该是鬼新郎布下的,他却随随便便就……踩烂了。

        可若不是,这少年又为?#20301;?#26469;劫花轿?

        越思量越觉奇怪,谢怜把若邪绫往肩上一甩,心想:?#20843;?#20102;,也有可能只是个刚好过路的。还是暂且搁一搁,正事要紧。”四下一望,却是?#26001;住?#20102;一声。原来,不远处竟是有一座建筑,沉沉地立在那里。

        既然那少年把他带到这里来了,这建筑又被煞费苦心藏在迷阵之中,那就是非得进去看看不可了。

        谢怜走了几步,忽然顿住,想想,又折?#20800;?#25441;起地上的盖头拍了?#27169;?#25343;在手里,这才继续朝那边走去。

        这建筑红墙高院,砖石?#23601;?#30053;显斑?#25285;?#31455;像是一座有好些年头的城隍庙,而且依照谢怜的经验来看,这形制多半是一座武神庙。果不其然,他一抬头,便看到大?#21734;?#19978;三个金刚铁骨的大字:

        “明光殿?#20445;?br />
        北?#36735;?#31070;明光将军,也就是上次灵文在通灵阵里说,在北方香火很旺的那?#24908;?#23558;军。?#21387;?#20182;们之前在附近没找到明光殿,却找到了南阳庙,原来,这里的明光庙在与君山里,却早就被一?#28866;?#38453;封锁住了。莫非这鬼新郎与明光将军有何联?#25285;?br />
        不过,这位明光将军,?#26188;?#26159;一位春风得意、炙手可热的大神官,而?#20197;?#21271;方的地位也很稳,谢怜个人并不觉得这样的神官会愿意与鬼新郎这种凶物有何牵?#21486;?#22312;不知情的情况下倒霉地被凶物鸩?#26082;?#24034;,也并非奇事。事实到底如?#21361;?#36824;是看看再说。

        他走上前去,庙门关着,却没上锁,一推便开。推开后,一股奇怪的气味扑面而来。

        不是多年无?#35828;幕?#27668;,而是一股淡淡的腐臭味。

        谢怜反手掩上大门,让它看起来像是原来没人进来过的样子,迈入庙?#23567;?#22823;殿中央供着一尊武神像,自然是那位北?#36735;?#31070;明光将军。许多人形的东西,比如雕像,人偶,画像,都容易沾染邪气,于是,谢怜首先就上去仔细察看这尊武神像。

        看了半天,结论是:这神像塑得极好。执宝剑,佩玉带。面貌英俊,气宇轩昂。没有问题,腐臭味也不是从神像身上传来的,于是,谢怜便不管他了,往大殿后方转去。

        这一转,谢怜整个人一定,瞳孔瞬间收缩。

        一群身穿大红嫁衣、?#20146;?#30422;头的女子,直挺挺地站立在他面前。

        那股淡淡的腐臭之?#21486;?#27491;是从这些嫁衣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谢怜很快定了心神,一个一个地数过去,一,二,三,四……一直数到了十七。

        正是那在与君山一带失踪的十七位新娘!

        有的新娘嫁衣红色已褪,十分陈旧破损,应该是?#26174;?#22833;踪的新娘。而有的新娘嫁衣还崭新,样式也新,身上陈年腐尸的气味也极淡极淡,应该?#20146;?#36817;失踪的。谢怜略一思索,揭开了一名新娘的盖头。

        鲜红盖头下是一张惨白的脸,白得有点微微发绿,被黯淡的月光一照,甚?#24378;?#24598;。而最恐怖的,是这女子去死的面容已然肌肉扭曲,但在这扭曲的脸上,还挂着一个僵硬的微笑。

        谢怜再揭下一名女子的盖头,也是同样的嘴角上扬。

        这满屋子的死人,竟然都身穿喜服,面带微笑。

        谢怜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小儿所唱的诡异歌谣:“新嫁娘,新嫁娘,红花轿上新嫁娘……泪汪汪,过山岗,盖头下莫把笑扬……”

        突然,他听到庙外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当真是极为奇怪的声音。奇怪到难以形容,像是两根用厚?#21450;?#35065;住的棍子,在地上猛地咚咚?#20040;潁?#21448;像是挂着?#35009;?#37325;物,在地上艰难地拖?#23567;?#36825;声音由远到近,来得极快,须臾便到了明光庙的门口。只听“吱呀——?#20445;?#38271;长一声,明光庙的大门被推开了。

        不管来的是个人还是个?#35009;?#19996;西,多半就是那鬼新郎。而现在,它已经回来了!

        这殿后无处脱身,也无处躲?#20800;?#35874;怜只思考了一瞬,看到这一排新娘,立即重新盖上盖头,自己站了进去,一动不动。

        若是只有三四五六具尸体站在这里,?#20146;?#28982;是一眼便能看穿数目不对,?#19978;?#22312;这里有十七具新娘的尸体,除非像他方才那样一个一个地数过去,否则根本很难立刻发觉有人混进去了。

        他刚刚站进去,便听那怪声?#26001;?#21658;”、?#26001;?#21658;?#20445;白摺?#20102;进来。

        谢怜一边立定不动,一边思索:“这究竟?#35009;?#22768;音?#21051;?#38271;短停顿,有点像脚步声,可有?#35009;?#19996;西的脚步声是这样的?这也绝对不是方才带我来的那少年,他可是从容惬意得很,走路还带叮铃铃的响儿。”

        忽然,他想到一事,心猛地一紧:“不妙,高矮不对!”

        这些尸体均是女子,可他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天生便比女子要长出一截。虽然一眼看不出来多了个人,但一群尸体里有一个人特别高,却是能一眼就看出来的!

        但,再转念一想,谢怜又迅速镇定下来。他的确是高,可那少女小萤只是简单给他束了发,并未做多,而这些新娘个个盛装打扮,发髻高得冲天,还有的戴了凤冠,脑袋上高高顶起一大块,有的加起来恐怕不?#20154;?#30702;,就算他高,应当也不算十分惹眼。

        正这么想,他又听到了?#20843;?#21862;”的一声,距离他两丈远。

        过得片刻,又是?#20843;?#21862;”一声,这一?#21361;?#31163;他又近了一点。

        谢怜反应过来这鬼新郎在干?#35009;?#20102;。

        它在一个一个地掀开新娘的盖头,一个一个地查看尸体的脸!

        “砰!”

        此时不击,更待何时?若邪绫猛地飞出,正正打中了那鬼新郎。

        只听一声巨响,黑雾扑面。谢怜不知妖雾有毒没有,他并无灵光护体,立即屏息掩住口?#29301;?#21516;时催动若邪绫舞出流风,驱散黑雾。只听?#26001;?#21658;”、?#26001;?#21658;?#20445;?#35874;怜眯眼,看到一个矮小的黑影在庙门口一晃而过。庙门大开,一团黑雾滚滚地朝树林袭去。

        谢怜?#34987;?#31435;断,立即追出。谁知,他追了没几步,树林里竟是火光冲天,?#23545;?#20256;来一阵喊打喊杀之声:“冲啊——!”

        一个小青年的声音格外嘹亮:?#30333;?#19985;八怪,为民除害!抓丑八怪,为民除害!赏金大家平分!”正是那小彭头。谢怜心里叫苦,这群人说要上山,竟然就真的上山了,本来有一个阵法罩着找不到也就罢了,可方才阵法被那少年一脚踩得稀巴烂,他们瞎猫碰上死耗子,竟然真的找来了。再一看,他们来的方向,刚好是那鬼新郎逃跑的方向!

        谢怜提着若邪绫便冲了过去,喝道:“站住别动!”众人俱是一愣。他还要说话,便听小彭头热切地问道:“姑娘!你是被那鬼新郎掳进山里的吧?你叫?#35009;?#21517;字?我们是来救你的,你可以放心了!”

        谢怜一怔,心中好笑,这才想起他还一身女装。南阳庙中没有镜子,他也不知自?#21512;?#22312;是?#35009;?#27169;样,但看反应,小萤姑娘的手应当是很巧的,这群人一惊之下,竟是把他当成真的新嫁娘了,这小彭头大概还指望着他是那第十七位新娘,好去领那悬赏。无论如?#21361;?#36825;情形不能让这帮村民们乱跑,但他又不能保证鬼新郎没有继续往前逃。恰好此时,两名黑衣少年赶了过来,谢怜立刻唤道:“南风扶摇,快来助我!”

        谁知,这二人循声望来,却是齐齐一怔,齐齐倒退两步,谢怜问了好几句才反应过来。谢怜道:“你们从那边过来的?路上可遇?#32478;裁?#19996;西?#20426;?br />
        南风道:“不曾!”

        谢怜道:“好。扶摇,你现在立刻顺这条路搜下去,四周都搜一圈,确保鬼新郎没在逃。”

        扶摇听了,转身便走。谢怜又道:“南风,你守住这里,确保一个人都不能走。若是扶摇没在山里找到那鬼新郎,那它现在就一定在这群?#27515;?#38754;!”

        闻言,众大汉哗然。小彭头也看出他不是女子了,第一个跳起来:“一个都不能走?你凭?#35009;矗?#36824;有没有王法了。大?#19968;?#20799;咱们别听他们的……”

        他这一蹦尚未落地,南风一掌劈出,一棵一人环抱的大树应声折断倒地。众人立刻想起来了,这少年一言不合就劈东西,若是给他当柱子劈了,赔钱?#35009;?#29992;了,都不说话了。小彭头又道:“你说鬼新郎在我们里面就在我们里面?咱们这里每一个人都是有名?#34892;?#30340;,不?#25293;閿没?#25226;照大家的脸,一个一个看!”

        谢怜道:“南风。”

        南风拿过小彭头手里火把,举着一个一个照过去。每一张脸上都满头大汗,或紧张,或茫然,或兴奋,个个生动至极。谢怜看不出所以然来,走到众人之前,道:“各位,方才冒犯多有得罪,但我打伤了那鬼新郎,它逃跑了,绝对走不远。我这?#36735;?#23567;朋友来时路上?#24908;?#21040;它,?#24908;?#36825;东西会混在你们里面。还?#22836;?#20320;们相互彼此之间仔细看一看,看清楚每个?#35828;?#33080;,看看有没有一个你们都不认识的人混在里面。”

        众人一听说那鬼新郎可能就混在自己这群人之中,也是毛骨悚然,不敢大意,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起来。看了半天,忽然有人怪叫:“你怎么在这里?#20426;?br />
        谢怜眉心一跳,抢过去道:?#20843;俊?br />
        小彭头抢了别?#35828;幕?#25226;,往一个角落一照,道:“这个丑八怪!”

        他指着的,竟是小萤。小萤那张鼻歪眼斜的?#21507;?#28779;光下显得?#34892;?#25197;曲,似乎受不了这样被暴露在?#38142;Γ?#20030;手挡脸,道:“我……我只是不放心,想上来看看……”

        看她惊恐万状,谢怜拿走了小彭头手里火把,对众?#35828;潰骸?#21508;位如?#21361;俊?br />
        一群人?#36861;?#25671;头,道:“没有不认识的人。”“都见过。”

        南风道:?#20843;?#20250;不会附在谁身上?#20426;?br />
        谢怜?#28872;?#29255;刻,道:“应该不会,那是个实心的。”

        南风道:“但既已是‘?#20303;?#33021;不能变换形态,不好说。”

        他们这边犹疑,小彭头又是第一个叫:“鬼新郎不在咱们里面,你们看清楚了吧?看清楚了?#20849;?#25918;了我?#29301; ?br />
        众人稀稀拉拉附?#20572;?#35874;怜扫了他们一眼,道:“还请各位都?#21364;?#22312;这间明光庙前,不要离开半步。”

        众人又要抱怨,看到南风神色冷峻,又不敢了。这时,扶摇?#19981;?#26469;了,道:“附近没?#23567;!?br />
        望着明光庙前这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谢怜缓缓地道:“那,它现在就一定在这群?#27515;?#38754;了。”

        作者?#35874;?#35201;说:  捉虫+微修。

        牵着我们殿下走了一路的当然是攻!暂时不给看脸,也不剧透攻的身份,但?#24378;?#20197;剧透攻不是蝴蝶精!

        大家也可以猜猜鬼新郎是谁或者躲在哪里,我也可以剧?#31119;好?#37324;面的那个神像是无辜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官赐福相邻的书:姜糖凤后倾城第一奸臣[重生]画兽学霸天师是网红巾帼何不带吴钩送你一颗红豆妒妇之清穿四爷李氏我是真?#37027;?#27515;的[快穿]齐木楠雄的灾难之旅[综]女配假?#21507;?/a>重生之没错我爹娘是反派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逐鹿三国之君临天下可以复制阵型吗? 南特挖机怎么样 2019手机二人麻将挂 海豚礁注册 阿拉维斯莱万特 守望先锋世界杯2017 卡昂家具官网 绝地求生APP 多乐彩票公司 持枪王者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