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第7章 鬼娶亲太子上花轿

    【书名: 天官赐福 第7章 鬼娶亲太子上花轿 作者:墨香铜臭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那花轿,通体轿衣皆是大红绸缎,彩线绣着花好月圆龙凤呈祥。南风与扶摇两人一左一右,护行于花轿之侧。谢怜端坐轿中,随轿夫行走,悠悠晃晃。

        八抬大轿的八个轿夫,皆是武艺超群的武官。南风与扶摇为了找武艺高强的轿夫假扮送亲队伍,直接上那位官老爷的宅邸?#35835;?#19968;手,言明是要去夜探与君山。那位老爷二话不说便拉了一排人高马大的武官出来。然而,之所以要找武艺超群的,并不指望他们能帮上忙,只是要他们在凶鬼发难时足够自保逃跑罢了。

        可事实上,这八名武官心里还反过来不大看得起他们。他们在府中是一等一的好手,上哪里不是群雄领袖?这两名小白脸居然一上来?#25512;?#20182;们头上,还令他?#20146;?#36735;夫,可以说是非常不快了。主人命令不可不从,强按心中不屑,但心中有气,难免发作,故意时不时脚下一歪、手上一震,一顶轿子抬得颠颠簸簸。外人看不出来,可坐在轿子里的人只要稍娇弱一些,怕是就要吐个昏天黑地了。

        颠着颠着,果然听到轿子里的谢怜低低叹了口气,几名武官忍不住暗暗得意。

        扶摇在外面凉凉地道:“小姐,你怎么了?高龄出阁,喜得流泪吗。”

        确实,新妇出阁,不少都是要在花轿上抹泪啼哭的。谢怜啼笑皆非,开口时却声线平和自如,竟没有一丝被颠来倒去的难受,道:“不是。只是我忽然发现,这送亲队伍里少了很重要的事物。”

        南风道:“少了?#35009;矗?#35813;准备的我们应该都准备了。”

        谢怜笑道:“两个陪嫁丫鬟。”

        ?#21834;?br />
        外边两人不约而同看了一眼对方,不知想象到?#35009;?#30011;面,俱是一阵恶寒。扶摇道:“你就当家中贫穷,没钱买丫鬟,凑合着罢。”

        谢怜道:“好罢。”

        轿夫武官们听他们一番插科打诨,皆是忍俊不禁,这么一来,心头不满之意倒是消散了不少,亲近之意略多了几分,轿子也稳当了起来。谢怜便又靠了回去,正襟危坐,闭目养神。

        谁知,未过多久,一串小儿的笑声?#22238;?#22320;响起在他耳边。

        咯咯桀桀,嘻嘻哈哈。

        笑声如涟漪般在山野之中扩散开来,空灵?#22812;?#24322;。然而,花轿并?#36176;?#39039;,照样走得稳稳当当。甚至连南风与扶摇都没出声,似是没发现任?#25105;?#29366;。

        谢怜睁开了眼,低声道:“南风,扶摇。”

        南风在花轿左边,问:“怎么了?#20426;?br />
        谢怜道:“有东西来了。”

        此时,这支?#20843;?#20146;队伍”已渐入与君山深处。

        四野愈寂,就连木轿嘎吱作响之声、踏碎残枝枯叶之声、轿夫们的呼吸之声,在这一派寂静之中,也显得略微嘈杂了。

        而那小儿的笑声,还未消失。时而远,?#36335;?#22312;山林的更深处,时而近,?#36335;?#23601;趴在轿子边。

        南风神色凝肃道:“我没听见任何声音。”

        扶摇也冷声道:“我?#35009;挥小!?br />
        其余的轿夫们,就更不可能有了。

        谢怜道:“那即是说,它是故意只让我一个人听见的了。

        八名武官本来自恃武艺高强,加之觉得鬼新郎娶亲并无规律,今夜必定无功而返,并不如何畏惧,但不知怎的,忽然就想到了之前那四十名莫名失踪的送亲武官,?#23633;?#20301;的额角微微冒出?#27515;?#27735;。谢怜觉察?#25509;?#20154;脚步凝滞了,道:“别停。装作?#35009;?#20107;都没?#23567;!?br />
        南风挥手,示意他们继续走。谢怜又道:?#20843;?#22312;唱歌。”

        扶摇?#23454;潰骸?#22312;唱?#35009;矗俊?br />
        细细听辩那小儿的声音,谢怜一字一句、一句一顿地道:“新嫁娘,新嫁娘,红花轿上新嫁娘……”

        在寂夜之中,他这略为迟缓的声音一清二楚,分明是他在念,但那八名武官却?#36335;?#21548;到了一个童稚的幼儿之声,正在和他一起唱着这支古怪小谣,?#21335;?#27611;骨悚然。

        谢怜继续道:“泪汪汪,过山岗,盖头下莫……把笑扬……鬼新……鬼新郎吗?还是?#35009;矗俊?br />
        顿了顿,他道:“不?#23567;?#23427;一直在笑,我听不清了。”

        南风皱眉道:“?#35009;?#24847;思?#20426;?br />
        谢怜道:?#30333;?#38754;意思。就是让坐在轿子里的新娘,只要哭,不要笑。”

        南风道:“我是说这个东西跑来提醒你是?#35009;?#24847;思。”

        扶摇?#20174;澇队?#19981;同意见,道:?#20843;?#26410;必就是在提醒,也有可能是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其实笑才能安然无恙,但它的目的就是骗人哭。难保以往的新娘不是就这么上?#35828;?#30340;。”

        谢怜道:“扶摇啊,普通的新娘子,在路上听到这种声音,怕是?#21734;?#35201;吓死了,哪里还笑得出来。而且,不管我哭还是笑,最坏的结果是?#35009;矗俊?br />
        扶摇道:“被劫走。”

        谢怜道:“我们今夜出行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20426;?br />
        扶摇?#20146;?#37324;出了一声,倒?#35009;?#20877;继续反驳。谢怜道:“还有,有一件事,我觉得必须得告诉你们。”

        南风道:“?#35009;?#20107;?#20426;?br />
        谢怜道:“从上花轿开始起,我就在笑了。”

        ?#21834;?br />
        话音?#31456;洌?#36735;身猛地一沉!

        外面八名武官忽然一阵骚乱,花轿彻底停了下来,南风喝道:“都别慌!”

        谢怜微一扬首,道:“怎么了?#20426;?br />
        扶摇淡淡地道:“没怎么。遇上一群畜生罢了。”

        他刚答完,谢怜便听到一阵凄厉的狼嚎之声划破夜空。

        狼群拦道!

        谢怜怎么想也觉得不太正常,道:“问一句,与君山里经常有狼群出没吗?#20426;?br />
        一名武官轿夫在外答道:“从没听说过!这怎么会是与君山!”

        谢怜挑挑眉,道:“嗯,那我们就是来对地方了。”

        荒山狼群而已,奈何不了南风与扶摇,也奈何不了那群常年?#37117;?#19978;爬模滚打的武官,只是他们方?#21734;?#22312;琢磨那鬼里鬼气的歌谣,这才猝不及防惊了一遭。黑夜的野林中亮起一对?#26376;逃?#24189;的狼眼,一匹又一匹的饿狼从森林?#35874;?#32531;走出,包围过来。但这看得到打得着的野兽,跟那听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一比,?#24378;?#26159;强得多了,于是众人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展开身手大杀一场。然而,好戏还在后头。紧跟着它们的步伐,沙?#22330;?#31756;簌,一阵似兽非兽,似人非?#35828;?#24618;异之声响起。

        一名武官惊道:?#32610;狻?#36825;是?#35009;矗?#36825;是?#35009;?#19996;西!!!”

        南风也骂了一声。谢怜心知有异变突生,想站起身来,道:“又怎么了?#20426;?br />
        南风马上道:“你别出来!”

        谢怜方一举手,轿身猛地一震,似乎有?#35009;窗?#22312;了轿门上。他头不低,目光微微下敛,从盖头下的缝隙里,看到了一个东西黑色的后脑。

        它竟是爬进轿子里来了!

        那东西一头?#27493;?#20102;轿门,?#20174;?#29467;地被外面的人一把拖了出去。南风在轿子前骂道:?#20843;?#22920;的,是鄙奴!”

        一听是鄙奴,谢怜就知道,这下可麻烦了。

        在灵文殿的判定中,鄙奴是一?#33267;?#24694;”评都不配得到的东西。

        据说,鄙奴最初是人,但现在看,就算是人,那也是畸形人。它有头有脸,但模糊不清;它有手有脚,但无力直行;它有口有牙,但咬半天都咬不死人。可是,若让大家选,大家是宁可遇上更可怕的“恶?#34987;?#32773;“厉?#20445;?#37117;不想遇上它。

        因为,鄙奴往往是和别的妖魔鬼怪一起配合出现的。猎物正在和敌人战斗,它便突然冒出,用它纠缠不休的手脚,黏黏糊糊的体/液,还有前赴后继的伙伴,牛皮糖一样缠住猎物。尽管它战斗力低下,但因为它生命力极其顽强,并且往往成群结队出现,你怎么都?#35805;?#27861;甩开它们,也很难迅速杀光它们。渐渐地,便会被它耗干力气,被它绊倒,总有那么一瞬大意,会被伺机的敌?#35828;?#25163;。

        而在猎物被别的妖魔鬼?#31258;?#27515;后,鄙奴便会捡一点被对方吃剩的残肢断臂,吃得津津有味,啃得坑坑洼洼。

        这实在是一种非常恶心的东西。若是上天庭的神官,灵光一放武器一祭,自然能吓得它们避退三舍,可是对中天庭的小神官们来说,这东西就难缠得很了。扶摇?#23545;断佣?#22320;道:“我,最恨,这东西!灵文殿,没说过有这个?#20426;?br />
        谢怜道:“没?#23567;!?br />
        扶摇道:“要他何用!”

        谢怜问:“来了多少只?#20426;?br />
        南风道:“一百多只,可能更多!你别出来!”

        鄙奴这种东西,愈多愈强,超过十只便很难对?#35835;恕?#19968;百多只?活活拖死他们都绰绰有余。它一般?#19981;?#20303;在人口繁多之处,万万没想到一座与君山里便会有这么多只。谢怜略一思忖,微微抬臂,露出了小半截缠着绷带的手腕。

        他道:“去吧。”

        此二字一出,那白绫忽的自动从他手腕上滑落,若有生命一般,从花轿的帘子出飞了出去。

        谢怜端坐轿中,温声道:“绞杀。”

        黑夜之中,忽有一道?#23376;?#27602;蛇一般游了出来。

        那白绫伪作绷带缠在谢怜手上时看起来最多不过几尺,可这么似鬼魅的闪电飞梭在厮杀的众人间时,却?#36335;?#26080;穷无尽。只听“喀喀”、“咔咔”一连串间隙不留的脆响,数十只野狼、鄙奴,瞬息之间便被它绞断了脖子!

        缠着南风的六只鄙奴顷刻毙命倒地,他一掌劈飞一只野狼,却分毫没有脱险的轻松,不可置信地冲着轿子道:“那是?#35009;?#19996;西!?你不是没有法力不能驱使法宝吗?!”

        谢怜道:“?#24425;?#24635;有例外……”

        南风怒极,一掌拍上轿门:“谢怜!你说清楚,那究?#25925;裁?#19996;西?!是不是……”

        他这一掌,拍得整个轿子几乎散架,谢怜不得不举手扶门,微微一怔,南风这两句的语气,竟是令他想起了以前风?#27966;?#27668;时的模样。南风还待再说,忽的远处传来武官们的?#21307;小?#25206;摇冷声道:“有?#35009;?#35805;?#21364;?#36864;了这波再说!”

        南风无法,只?#20204;?#21435;救场。谢怜迅速回过神,道:“南风扶摇,你们先走。”

        南风回头:“?#35009;矗俊?br />
        谢怜道:“你们围着轿子就会一直有东西来,打不完的,?#21364;?#20154;走。我留下来会会那位新郎。”

        南风又要骂了:“你一个人……”扶摇那边却冷冷地道:?#20843;?#21453;正能驱使那?#20445;?#19968;时半会儿出不了?#35009;?#20107;。你有空拉拉扯扯,不如先安顿了这群再回?#31383;?#24537;。我先走了。”

        他倒潇洒干脆,说走就走,片刻也不?#20139;场?#21335;风一咬牙,心知他所言非虚,也对剩下的几名武官道:“先跟我来!”

        果然,离了花轿,那狼群与鄙奴们虽然还纠缠不休,但再?#35009;挥行?#30340;一波加入围攻。两人各护四名武官,路上边打扶摇边恨声道:“岂?#20889;死恚?#33509;非?#25671;?br />
        言尽于此,两人对视一眼,俱是目光诡异。扶摇咽了话,转开头,二人暂且都收住不提,继续匆匆行进。

        花轿四周,尸横满地。

        若?#25198;?#24050;将扑上来的狼群与鄙奴们尽数绞?#20445;?#39134;了回来,自动柔顺地缠回了他的手腕。谢怜静静坐于轿中,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沙沙作响的树海包围着。

        忽然之间,万籁俱静。

        风声,林海声,魔物?#32531;?#22768;,刹那全数陷入一片死寂,?#36335;?#22312;忌惮着?#35009;?#19996;西。

        然后,他听见了很轻的两声笑。

        像是个年轻的男人,又像是个少年。

        谢怜端坐不语。

        若?#25198;?#22312;他手上静静缠卷着,蓄势待发。只要来人流露出一?#21487;?#27668;,它便会立刻疯狂地十倍反击回去。

        谁知,他没等到突如其来的发难和杀意,却是等到了别的东西。

        花轿的帘子?#26179;?#24494;挑起,透过鲜红盖头下的缝隙,谢怜看到,来人对他伸出了一只手。

        指节明晰。第三指系着一道红线,在修长而苍白的手上,?#36335;?#19968;缕明艳的?#21040;帷?br />
        作者?#35874;?#35201;说:  不剧透攻的身份。大家可以猜,但基本上不会准。

        若邪(ye)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官赐福相邻的书:姜糖凤后倾城第一奸臣[重生]画兽学霸天师是网红巾帼何不带吴钩送你一颗红豆妒妇之清穿四爷李氏我是真?#37027;?#27515;的[快穿]齐木楠雄的灾难之旅[综]女配假?#21507;?/a>重生之没错我爹娘是反派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黑龙江22选5走势 4.20公牛vs热火录像 幸运飞艇在线精准计划 qq飞车下载安装 mg冰球突破豪华中大奖视频 2008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亚眠是什么意思 欢乐生肖开奖记录 海滩比基尼派对 电影猛龙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