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第6章 鬼娶亲太子上花轿

    【书名: 天官赐福 第6章 鬼娶亲太子上花轿 作者:墨香铜臭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一个轿夫没留神,一脚踩中一条胳膊,率先大叫,送亲的队伍立刻炸开了锅,好?#19968;錚?#19968;行人“刷刷刷”的便掏出了一片白花花的大刀,喊:“怎么了?!来了吗?!”也不知原先都藏哪儿了。街上嚷成一片,谢怜再定睛一看,那分离的头身,?#20849;?#26159;个活人,而是一个木头娃娃。

        扶摇又道:“太丑了!”

        恰好茶博士提着铜壶上来,谢怜想起他昨日神气,道:“店家,我昨日便见这群人在街上吹吹打打,今天又见,他们这是在做?#35009;矗俊?br />
        茶博士道:?#30333;?#27515;。”

        “哈哈哈……”

        谢怜也不意外,道:“他们这是想把那鬼新郎引出来么?#20426;?br />
        茶博士道:“还能是想做?#35009;?#21602;?有个新娘子的爹重金悬赏找他女儿,抓那鬼新郎,这群人就整天这般乌烟瘴气地闹。”

        这悬赏的那个爹,必然便是那位官老爷了。谢怜又看了一眼地上那粗制滥造的女?#36865;罰?#24515;知他们是想用这假人伪装新娘子。

        只听扶摇?#20323;?#36947;:“我要是鬼新郎,送一个这样的丑东西给我,我就灭了这个镇。”

        谢怜道:“扶摇,你这话太不像一个仙家该说的了。还有,你能不能把翻白眼的习惯改过来,不如你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一天先只翻五次之类的。”

        南风道:“你给他定一天五十次他都不够用!”

        这时,队伍里突然钻出一个的小青年,精神抖擞,看样子是个领头的,振臂高呼:“听我说,听我说!这样下去根本没用!这几天咱们跑了多少趟了?那鬼新郎被引出来了吗?#20426;?br />
        众大汉纷纷附和抱怨,那小青年道:“依我看,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冲进与君山里,大家搜山,把那个丑八怪抓出来杀了!我带头,有血性好汉子都跟我来,杀了丑八怪,赏金大家分!”

        一群汉子先是稀稀拉拉地和了几句,逐渐声音加大,最后所有人都响应起来,听起来竟也声势浩大。谢怜问道:“丑八怪?店家,他们说的这丑八怪怎么回事?#20426;?br />
        茶博士道:“据说鬼新郎是个住在与君山里的丑八怪,就是因为太丑了,没有女人?#19981;叮?#25152;以才心生怨恨,专抢别?#35828;?#26032;娘子,不让人成好事。”

        灵文殿的卷轴上没有记录这个,谢怜道:“有这种说法吗?莫不是猜测?#20426;?br />
        茶博士道:“那谁知道,据说不少人都见过,?#35009;?#25972;张脸都缠着绷带,眼神凶恶,不会说话只会呼噜呼噜狼狗一样地?#23567;?#20256;得神神叨叨。”

        扶摇道:“脸上缠着绷带,未必就是丑,也有可能是因为太美不想让人看见。”

        茶博士无语片刻,道:“那谁知道,反正我是没见过。”

        这时,街上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道:“你?#24688;?#20320;们别听他的,不要去,与君山里很危险的……”

        躲在街角说话的,正?#20146;?#26202;上来南阳庙祈福的那名少女小萤。

        谢怜一看到她就觉得脸有点痛,无意识抬手摸了摸。

        那小青年见了她就没好颜色,推了她一把,道:“大老爷们说话,一个小娘插?#35009;?#22068;?#20426;?br />
        小萤被他一推,有点瑟缩,鼓起勇气,又小声道:“你们别听他的。不管是假送亲,还是搜山,都那么危险,这不是在送死吗?#20426;?br />
        小青年道:“你说得好听,咱们大?#19968;?#20799;是拼了姓名为民除害,你呢?自私自利,不肯假扮新娘子上轿子,为了咱们这里老百姓这点勇气都没有,现在又来妨碍咱们,你安的?#35009;?#24515;?#20426;?br />
        他每说一句就推那少女一把,看得店里的人都皱起了眉。谢怜一边低头解腕上绷带,一边听到茶博士道:“这个小彭头,之前想哄这姑娘扮假新娘,嘴里跟抹了蜜似的,姑娘不肯,现在又是这幅嘴脸了。”

        街上,一群大汉也道:“你别站在这里挡道了,边儿去边儿去!”小萤见状,一张扁脸涨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道:“你……你何必非要这样说话?#20426;?br />
        那小青年又道:“我说的是不是对的?我让你假扮新娘子,你是不是死都不肯?#20426;?br />
        小萤道:“我是不敢,可是,你也不?#27809;?#21010;破我裙子……”

        她一提这事,那小青年瞬间被戳?#36865;?#33050;一般跳将起来,指着她?#20146;?#36947;:“你这个丑八怪少在这里含血喷人!?#19968;?#30772;你裙子?你当我瞎了眼!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想露给人看,自己给划的?谁知道你这丑脸裙子破了?#35009;?#20154;看,你?#26432;?#24819;赖我头上!”

        南风实在听不下去了,茶杯“喀喀”一下碎在手里。正当他要起身时,身旁?#23376;?#19968;飘。而那边正一蹦三尺高的小彭头大叫一声,捂脸一屁股跌到地上,指缝间滴?#26410;?#31572;的鲜血流出。

        众人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怎么回事,他便已坐在?#35828;?#19978;,还以为是小萤暴起,谁知再看她,已是根本看不到了,一名白衣道?#35828;?#22312;了她身前。

        谢怜双手笼袖,头也不回,笑眯眯地看着小萤,微微弯腰,与她平视,问道:“这?#36824;?#23064;,不知我能不能请你进去吃杯茶?#20426;?br />
        那边地上的小彭头口鼻剧痛,一张脸?#21561;梅路?#34987;?#30452;?#19968;顿暴打,可这道人分明没带凶器,?#35009;?#30475;到他是如何出手、用?#35009;?#20986;手的。他?#24590;淖排?#36215;,举刀喊道:“这人使妖法!”

        身后一众大汉一听?#25226;?#27861;”,纷纷举刀相对。谁知身后,南风忽然一掌拍出,“咔擦”一声!一根柱子应声折?#31232;?br />
        见此神力,一群大汉?#25104;?#40784;变,那小彭头心下怯了,却还在嘴硬,边跑边冲他们高声喊话:“今儿个我是栽了,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好汉,留下姓名,日后我们再来会会……”

        南风根本不屑回答,扶摇却在一旁道:“好说好说,这位乃是巨……”

        南风反手又是一掌,两人便这么不动声色地拆了起来。谢怜本想请那小姑娘进来坐坐,给她点个果子茶水吃吃?#35009;?#30340;,她却抹着泪自己先走了,只得望着她背影一声叹息,自己进来了。进来时茶博士道:“柱子记得赔。”

        于是谢怜坐?#29575;倍阅?#39118;道:“柱子记得赔。”

        南风:?#21834;?br />
        谢怜道:“在那之前,我们先办正事。谁借我一点法力,我得进通灵阵核实一下情报。”

        南风举起手,二人击掌为誓,便算是立下了一个极为简单的?#36361;肌?#22914;此,谢怜终于又能进通灵阵了。

        甫一进去,他便听灵文道:“殿下终于借到法力啦?在北方那边行进得可顺利?那?#36735;?#27611;遂自荐的小武官助力如何啊?#20426;?br />
        谢怜抬起头,看了一眼被南风一掌劈断的柱子,还有一脸冷漠闭目养神的扶摇,道:“?#36735;?#23567;武官各有千秋,都?#24378;?#22609;之才。”

        灵文笑道:“那真是要恭喜南阳将军和玄真将军了,依殿下所言,这?#36735;?#23567;武官必然前途无量,飞升是指日可待啊。”

        不一会儿,慕情的声音冷冷地浮出来,道:“他此次出行并未与我通报,由他去了,我反正是一无所知。”

        谢怜心想:“你还真是一天到晚都守在通灵阵里……”

        灵文道:“殿下,你们现下在?#26410;?#33853;地?北方是裴将军坐镇之地,香火很旺,若殿下?#34892;?#35201;,可以在他的明光殿暂留。”

        谢怜道:“不必?#22836;?#20102;。这附近没找到明光殿,我们便在一间南阳殿落足了。问一句,灵文,关于这鬼新郎,你们还有更多情报吗?#20426;?br />
        灵文道:“?#23567;?#26041;才我们殿里的评级出来了,是‘?#20303;!?br />
        “?#20303;保?br />
        对于祸乱人间的妖魔鬼怪,根据其能力,灵文殿将之划分为“恶”、“厉”、“?#20303;薄ⅰ?#32477;”四等。

        “恶”者杀一人,“厉”者可灭一门,“?#20303;?#32773;?#36175;?#19968;?#24688;?#32780;最可怕的“绝”者,但凡出世,那便要祸国殃民,天下大乱了。

        这窝藏与君山中的鬼新郎,居然是“?#20303;?#31456;,仅次于“绝”之下,那么,看到过他的人,恐怕就不大可能全身而退了。

        因此,出?#36865;?#28789;阵,告知其余二人此事后,南风道:“那些?#35009;?#19985;八?#30452;?#24102;男,多半是谣言。要不然他们就是看到别的东西了。”

        谢怜道:“也有另一种可能。比如,在某种特定的情形下,这鬼新郎是不会,或者不能伤?#35828;摹!?br />
        扶摇颇有微词:“灵文殿真是效率低下,这么久才出个评级,要来何用!”

        谢怜道:“好歹对敌手实力如何有所了解了。但既然是凶,这鬼新郎法力必然十分强,假人根本不可能骗得过他。若我们要引他出来,送亲队伍的人便不能施障眼法以傀儡假充,也不能带有兵?#23567;?#26368;重要的是,新娘也一定要是活人。”

        扶摇道:“到街上找个女子让她来做诱饵就行了。”

        南风却否决了:“不?#23567;!?br />
        扶摇道:“为?#21361;?#19981;愿意?给?#26159;?#20415;愿意了。”

        谢怜道:“扶摇,就算有女子愿意,这法子也?#20146;?#22909;不要用。这鬼新郎是凶章,万一失手,我们不会如?#21361;?#20294;若是新娘被?#30333;?#20102;,一个弱女子逃跑不了,又反?#20849;?#24471;,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扶摇道:“那不能找女子,就只能找男人了。”

        南风道:“上哪儿找个男人愿意扮……”

        话音未落,两?#35828;?#35270;线都转移了过来。

        谢怜还在兀自微笑:“???#20426;?br />
        晚,南阳庙。

        谢怜披头散发地从殿后转了出来。

        守在庙门的两人一看,南风当场就大骂了一声:?#23433;伲。。 ?#20914;了出去。

        谢怜无语片刻,道:“何至于?#20426;?br />
        叫谁?#27515;?#30475;,也一眼能看出来,这是个眉目温柔的英俊男儿郎。

        但正因如此,一个大好英俊男儿,穿着一件女子嫁衣,这个画面,很多人可能无法直视。比如南风,他可能就个人接受不了,所以才反应如此激烈。

        谢怜看扶摇站在原地,目光复杂地上下扫视他,道:“你有?#35009;?#35805;要说吗?#20426;?br />
        扶摇点点头,道:“如果我是鬼新郎,谁要是送这种女人给?#25671;?br />
        谢怜道:“你就灭了这个镇子吗?#20426;?br />
        扶摇冷酷地道:“不,我就杀了这个女人。”

        谢怜笑道:“那只能说,幸好我不是女人了。”

        扶摇道:“我觉得,你不如现在去通灵阵问问,看看有没有哪位神官肯教你变身的法门,更实际。”

        天界的确有几位神官由于特殊需求,通晓变身之法。但恐怕这时候再学也来不及了。那头,南风青着脸进来,他骂完了就冷静许多,这点真是跟他侍奉的那位将军如出一辙。谢怜看天色已晚,道:“罢了,盖头盖上都一样。”说着便要给自己盖了,扶摇却举手一挡,道:“?#34915;?#20320;又不知那鬼新郎如何害人,若是他一揭盖头发觉被骗,暴怒之下异变突生,岂不多生波折?#20426;?br />
        谢怜一听这话,也有道理,可他一步迈开,便听到了“嗤啦”一声。

        扶摇给他找来的这件红嫁衣,实在不怎么合身。

        原本女子身形就娇小许多,他这么一穿,腰身倒是无甚不合,但扬袖抬足,极受束缚,动作一大,?#36335;?#20415;被撕开了。正当他到处找到底是哪块儿裂了时,庙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请问……”

        三人循声望去,只见小萤手中捧着一件叠好的白衣,站在庙门口,怯怯地望着他?#24688;?br />
        她道:“我记得昨晚是在这儿见到你的,就想来看看,会不会还遇到……?#36335;?#25105;洗过的,放这里。昨天和今天,都多谢你啦。”

        谢怜正要对她笑笑,忽然想起现在他是一?#31508;裁?#27169;样,决定还是不要多说话吓人了。

        谁知,小萤不但没被他吓到,反而往?#30333;?#20102;一步,道:“你这是……要是你?#19981;叮?#25105;帮你?#20426;?br />
        ?#21834;?#35874;怜道,“不,姑娘你不要误会,?#20063;?#27809;有这种爱好。”

        小萤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帮你。你?#24688;?#20320;们是要去抓鬼新郎吧?#20426;?br />
        她的声音和脸一下子扬了起来,道:“?#25671;⑽一?#25913;?#36335;?#25105;随身都带针线的,哪儿不好我可以改,?#19968;够?#26803;妆打扮,我?#31383;?#20320;!”

        ?#21834;?br />
        两炷香后,谢怜再次低着头从殿后出来。

        这次出来,新娘的盖头已经盖好,南风?#22836;?#25671;似乎本想瞧上一瞧,但最终还是决定,珍惜自己的眼睛。他们寻来的轿子就在庙门口,精心挑选的轿夫也早已?#32676;?#22810;时。月黑夜风高,太子殿下便这么一身新嫁衣,坐上了大红花喜轿。

        作者?#35874;?#35201;说:  文案的c天r地是艹天日地,文案要和谐,所以不能写。

        新娘掀起盖头的第一眼当然只能给老公看!!!!

        攻出来?#19968;?#22312;章节简介写的,还希望大家不要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官赐福相邻的书:姜糖凤后倾城第一奸臣[重生]画兽学霸天师是网红巾帼何不带吴钩送你一颗红豆妒妇之清穿四爷李氏我是真?#37027;?#27515;的[快穿]齐木楠雄的灾难之旅[综]女配假?#21507;?/a>重生之没错我爹娘是反派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