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第4章 三活宝夜谈巨阳殿

    【书名: 天官赐福 第4章 三活宝夜谈巨阳殿 作者:墨香铜臭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从那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此后的近百年间,一共有十七位新娘在与君山一带失踪。有时十几年相安无事,有时短短一个月内失踪两名。一个恐怖传说迅速传开:与君山里住着一位鬼新郎,若是他看中了一位女子,便会在她出嫁的路上将她掳走,再把送亲的队伍吃掉。

        这事原本是传不到天上的,因为,虽然失踪了十七位新娘,但更多的是千百位安然无恙的新娘。反正找也找不着,保也保不了,那也只能就这样凑合着了。也不过是敢把女儿嫁到这一带的人家少了些,本地的新人成婚也不敢大操大办罢了。但恰恰是这第十七位新娘,父亲是位官老爷。他颇为宠爱女儿,风闻?#35828;?#20256;说,精心挑选了四十名勇武绝伦的武官护送女儿成亲,偏偏女儿还是没了。

        这下这位鬼新郎可捅了马蜂?#36873;?#36825;位官老爷在人间能找到的人是拿它没办法了,于是他暴怒之下联合了一众官朋友,狂做一波法事,还?#20945;?#39640;人指点开仓济贫?#35009;?#30340;,搞得满城风雨,这才终于惊动到了上边的几位神官。否则,那些微小的凡?#35828;?#22768;音要传到天上诸神的耳中,几乎是不可能的。

        谢怜道:“大体便是如此了。”

        因那两人神情非常之不配合,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没在听。没听进去的话也只好再讲一遍了。南风倒是抬了头,皱着眉道:“失踪的新娘有何共同之处?#20426;?br />
        谢怜道:“有穷有富,有美?#35856;螅?#26377;妻有妾,一言蔽之:毫无规律。根本没法判?#38505;?#20301;鬼新郎的口味是?#35009;?#26679;的。”

        南风“嗯”了一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似?#24378;?#22987;思考了。扶摇却是碰都没碰谢怜推给他的茶,就一直在用一方白手绢慢条斯理地擦手?#31119;?#36793;擦边眉眼冷淡地道:“太子殿下,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位鬼新郎呢?这可不一定,从来也无人见过它,怎知它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你是不是?#34892;?#24819;当然了?#20426;?br />
        谢怜莞尔,道:“卷轴是灵文殿的文官总结的,鬼新郎只是民间的叫法。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

        又说了几句,谢怜发觉这两位小武官思路颇为清楚,虽神色不善,论事却毫不含糊,颇?#34892;?#24944;。看窗外天色已晚,三人暂且出了小店。谢怜戴了斗笠走了一阵,忽然觉察身后两人都没跟上,纳闷地回头去看,结果那两个也很纳闷地在看着他。南风问:“你往哪里走?#20426;?br />
        谢怜道:?#25226;?#22320;落脚。扶摇,你为?#35009;从?#32763;白眼?#20426;?br />
        南风又纳闷地问:“那你为?#35009;?#35201;往荒山野岭走?#20426;?br />
        谢怜时常风餐露宿睡大街,找块布摊平了就可以躺一夜,自然是习以为常地准备找个山洞生火了,经他提醒,这才?#20174;?#36807;来,这南风?#22836;?#25671;都是武神座下的武官,若是这附近有南阳庙或是玄真庙,可以直接进去,何必要露宿荒野?

        少顷,三人在一个极不起眼的小角落找到了一间破破?#32654;?#30340;土地祠,残香破盘,看起来十分冷清,供着个又圆又小的石土地公。谢怜唤了几声,这土地多年无人供奉无人唤,忽听人叫,把眼一睁,看到三个人站在祠前,左右两个周身都罩着一层暴发户般的灵光,根本看不清?#24120;?#22823;惊跳起,颤颤巍巍地道:“三位仙官可有?#35009;?#35201;使唤在下的?#20426;?br />
        谢怜颔首道:“不使唤。只是问一声,附近可有供奉南阳将军或是玄真将军的城隍庙?#20426;?br />
        土地不敢怠慢,道:“这这这……”掐指一算,道:“此去五里有一间城隍庙,供的是、是、是南阳将军。”

        谢怜双手合十道:“多谢。”而那土地被旁边两团灵光晃瞎了眼,赶紧地隐了。谢怜摸出几枚钱放在祠前,见一旁有散落的残香,便捡起来点上了。期间扶摇白眼翻得谢怜简直想问他眼睛累不累。

        五里之后,果然见到一间城隍庙,红红火火立在路边。庙宇虽小五脏俱全,?#27515;慈送?#28909;闹非凡。三人隐了身形进到庙里,殿上供的就是南阳武神披甲持弓的泥塑神像。

        谢怜一看到这神像心中就“嗯……”了一声。

        乡野小庙,神像的塑像和上漆都可说粗陋,整体看起来,跟谢怜印象中的风信本人差别实在是比较大。

        但是,神像塑得走?#21361;?#23545;各位神官来说,也是习以为常的事了。别说妈都不认?#35835;耍?#26377;的神官见了自己的神像自己都不认识。毕竟没几个工匠师父当真见过神官本人,所以都是要么美得走?#21361;?#35201;么丑得走?#21361;?#21482;能靠特定姿势、法器、服冠等来辨?#38505;?#26159;哪位神官。

        一般而言,越是富庶之地,神像越合神官心意。越穷的地方,工匠品味?#35762;睿?#22609;像就?#35762;?#19981;忍睹。当今论来,只?#34892;?#30495;将军的神像整体情况较好,为?#35009;?#21602;?因为人家都是神像丑了便丑了,不管,他看到把自己塑得丑了,他就要偷偷去弄坏了让人重塑,或者托个梦隐晦地表达自己的不满,于是长此以往,大信徒们就知道,一定得找塑得好看的师傅!

        整个玄真殿同他们将军如出一辙,颇爱讲究。扶摇进了南阳庙后,一个时辰里便一直在对这尊南阳像评头论足,?#35009;?#36896;?#22242;?#26354;,颜色恶俗,工艺?#22303;櫻?#21697;味清奇。谢怜看南风额?#38750;?#31563;都慢慢冒出来了,心想着赶紧找个话题?#35835;?#24320;去,恰好见又一名少女进来参拜,虔诚地跪下了,便温声道:“说起来,南阳真君的主场在东南,没想到你们在北方香火也这般旺盛。”

        人们修建庙宇宫观,其实是对天界仙宫的模仿,而神像,则是神官本尊的倒影。宫观聚集信徒,吸引香火,成为神官们法力的重要源泉。而由于地理历史风俗等多重原因,不同地域的人们通常供奉不同的神官。在自己的地盘上,一位神官的法力会发挥到最强,这便是主场优势了。只有神武大帝这种普天之下皆信徒、四海八方有宫观的神官,是否主场完全没有意义。自?#21307;?#20891;的神殿在非主场也香火旺盛,这是好事,南风本该骄傲才是,可瞧他?#25104;?#21364;大是不好。一旁扶摇则是微微一笑,道:“不错,不错,深受爱戴。”

        谢怜道:“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不知……”

        南风道:“如果是‘不知当讲不当讲’,那就不要讲。”

        谢怜心道:“不。我想说的是‘不知有没有人可以解答’。”

        不过,他预感这句说出来就会不妙,决定还是再换个话题。谁知,扶摇悠悠地道:“我知道你想问?#35009;礎?#20320;肯定是想问,为?#35009;?#21069;来参拜的女信徒这么多?#20426;?br />
        谢怜想问的正是这个问题。

        武神系的女信徒一向比?#34892;?#24466;少,只有八百年前的他是个例外。不过,例外的原因非常简单,就两个字:好看。

        他很清楚,不是因为他德高望重或是神力非凡?#35009;?#30340;,仅仅只是因为他的神像好看,他的宫观也好看。他的宫观几乎全都是皇家修建,神像则是召集了全国各地?#23478;站?#32477;的顶尖工?#24120;?#29031;着他的脸雕。而且,因为那句“身在无间,心在?#20197;礎保?#24037;匠们往往?#19981;?#32473;他的神像加点花,还?#19981;?#25226;观种成一片花树海。所以,当时他还有个别称,叫做“花冠武神?#34180;P排?#20204;?#19981;?#20182;神像好看,也?#19981;?#20182;宫观里都是花花朵朵,就冲这个也?#25954;?#39034;便进?#31383;?#25308;他。

        可一般的武神,因杀伐之气太重,面目也往往被塑造成严肃、狰狞、冷酷的模样,教?#25490;?#30631;了,都宁可去拜拜观音?#35009;?#30340;。这尊南阳像虽说跟杀伐之气沾不上边,但它离好看的边更远,可来参拜的女信徒几乎要比?#34892;?#24466;都多了,而南风?#35009;?#26174;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由是,他颇为奇怪。恰在这时,那少女拜完了,起身取香,又转了个身。

        这一转,谢怜推了推另外两人。那两人原本都十分不耐,被他一推,顺着一看,?#25104;?#21364;都刷的变了。

        扶摇道:“太丑了!”

        谢怜噎了一下,才道:“扶摇,不能这样说女孩子。”

        平心而论,扶摇说的是实话。那少女一张脸蛋扁平无比,活像是被人一巴掌拍扁的,五官说平平无奇都?#34892;?#22996;屈,若一定要形容,恐怕只能用“鼻歪眼斜”了。

        但谢怜眼里根本没?#30452;?#20986;她是美是丑。主要是她一转身,裙子后一个巨大的?#36139;垂以?#37027;里,实在令人无法假装没看到。

        扶摇先是一惊,但很快镇定下来。南风额角的青筋则是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见他?#25104;?#22823;变,谢怜忙道:“你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那少女取了香重新跪下,边拜边道:“南阳将军保佑,?#25490;?#23567;萤,祈求能早日抓住那鬼新郎,莫要叫无辜之人再受他的害……”

        她拜得虔诚,浑然不觉自己身后异状,?#19981;?#28982;不觉有三个人正蹲在她拜的神像脚边。谢怜颇觉?#21453;螅?#36947;:“怎?#31383;歟?#19981;能让她就这样走出去罢?会被人一路看回去的。”

        而且,看她裙子后的破口,分明是被人?#32654;?#22120;故意划破的,只怕不仅会被围观,还会被大肆宣扬嘲笑,?#24378;?#30495;是一场羞辱了。

        扶摇漠然道:“不要问?#25671;?#22905;拜的又不是我们玄真将军。非礼勿?#21360;?#25105;?#35009;?#37117;没看见。”

        南风则是一张俊?#22478;?#38738;白白,只会摆手,不会说话,好好一个桀骜小儿郎,生生被逼成了个哑巴,没得指望了。谢怜只得自己出马,外衣一脱,往下一丢。那件外衣呼啦一下飘到那少女身上,挡住了她裙子后那个十分不雅的?#36139;礎?#19977;人齐齐松了口气。

        可这阵风实在邪乎,把那少女吓了一跳,四下看看,拿下外袍,迟?#21892;?#21051;,放到了神台上,竟是仍浑然不觉,而且上完了香,便要走出去了。这若是让她再出去乱走,小姑娘怕是就没脸见人了。眼看旁边这一个两个不是僵就是僵,横竖都不顶用了,谢怜叹了口气。南风与扶摇只觉身边一空,谢怜已经现了?#21361;?#36339;了下去。

        庙内灯火不暗不明,他这一跃,带起一阵风,火光摇?#21361;?#37027;少女小萤只觉眼前一花,便见一名男子突然从黑暗中冒了出来,赤着上身对她伸出了手,当场魂?#21892;?#25955;。

        不出所料,一声尖?#23567;?#35874;怜刚想说话,那少女已眼疾手快地一巴掌打了出去,大喊道:“非礼啊!”

        “啪”的一声,谢怜就这?#31383;?#20102;一耳光。

        耳光清脆,听得蹲在神坛上的两人半张脸不约而同都是一抽。

        吃了一掌,谢怜也不恼,只把外衣硬塞过去,迅速低声说了一句,那少女大惊,一摸身后,突然通红满面,眼眶也霎时涌满泪水,不知是气苦还是羞愤,抓紧了谢怜给她的那件外衣,掩面?#26432;?#32780;去,只剩谢怜单薄薄站在原地。人去庙空,凉风穿堂,忽然之间,有点冷。

        他揉了揉?#24120;?#36716;过身来,顶着半边大红掌印,?#38405;?#23567;二?#35828;潰骸?#22909;了。没事了。”

        话音?#31456;洌?#21335;风指了指他,道:“你……是不是伤口裂了?#20426;?br />
        谢怜一低头,“哦”了一声。

        他脱了衣,?#35828;?#26159;一身羊脂玉般的好皮肉,只是胸口严严实实束着一层又一层的白布,裹得死紧,连脖子和双腕上也都缠满了绷带,无数细小的伤口爬出白绷边缘,着实?#34892;?#35302;目惊心。

        想?#25490;ち说?#33046;子也差不多该好了,谢怜便一圈一圈地开始解下绷带。扶摇看了他两眼,道:?#20843;俊?br />
        谢怜道:“?#35009;矗俊?br />
        扶摇道:“与你对战者是谁?#20426;?br />
        谢怜:“对战?没有啊。”

        南风:“那你这身伤是……”

        谢怜茫然道:“我自己摔的。”

        ?#21834;?br />
        便是三天前?#36335;?#28378;下来时落下的伤了。若是与人对战,还真不一定能?#35828;?#36825;种程?#21462;?br />
        扶摇嘀咕了几句,没听清,反正肯定不是赞他坚强,谢怜便也不问,解完了脖子上厚厚的一层绷带。下一刻,南风与扶摇的目光俱是凝了起来,落在他?#26412;?#20043;上。

        一只黑色项圈,环在他雪白的?#27605;?#20043;间。

        作者有话要说:  标题没?#34892;?#38169;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官赐福相邻的书:姜糖凤后倾城第一奸臣[重生]画兽学霸天师是网红巾帼何不带吴钩送你一颗红豆妒妇之清穿四爷李氏我是真?#37027;?#27515;的[快穿]齐木楠雄的灾难之旅[综]女配假?#21507;?/a>重生之没错我爹娘是反派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