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第3章 破烂仙人三登仙京

    【书名: 天官赐福 第3章 破烂仙人三登仙京 作者:墨香铜臭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昔年的主上沦为无香火无宫观无信徒的三无笑柄,两名座下侍从却都渡了天劫,飞升为坐镇一方的大武神,这般境况,任谁?#35009;?#27861;不多想。如果要谢怜在风信和慕情中选究竟哪一个更让他尴?#21361;?#20182;会说“都还好啊!”但如果让旁人来选,他们是更想看谢怜和风信互殴,还是更想看谢怜和慕情互殴,那大家就各有口?#35835;恕?#27605;竟都?#35856;?#36275;的互殴理由,难分高下。

        所以,风信那边许久无人应答,竟是一句不接,直接隐了,大家都十分失望。谢怜则收了个尾,再打自己几大板,道:“我?#35009;?#26009;到会闹成这样,非是存心,给诸位添麻烦了。”

        慕情凉飕飕地道:“哦,那还真是太巧了。”

        好巧,谢怜也觉得真是太巧了,怎么会刚好砸了慕情,又拆了风信,教旁人来看,简?#26412;?#20687;是他在蓄意报复。可事实如此,他就是那种,在一千杯酒里选一杯下毒、无论怎么选都绝对会选到毒酒的人。但人家心里怎么想,你?#35009;?#21150;法,谢怜也只能道:“各位的金殿?#25512;?#20182;损失?#19968;?#23613;力补救,还望能给我一点时间。”

        虽说是用拂尘尾巴想也知道,慕情肯定还想继续吹凉风,但毕竟他的金殿又没受损,砸到他的钟还被他劈了,再咄咄逼人就显得难看了,有**份,于是,他也隐了不语。谢怜一看,烂摊?#20323;?#33258;己走了,便赶紧的也跑了。

        他尚是认?#38505;?#30495;地在思索该上拿去弄来这八百八十八万功德,第二日,灵文便请他去了一趟灵文宝殿。

        灵文是司人事的神官,掌人事亨通、平步青云,整座宝殿从地面到穹顶堆满了公文和卷轴,那景象十分震撼,使人惊恐万状。谢怜一路走来,每个从灵文殿出来的神官都托?#27572;?#20154;高的公文,面无人色,不是一脸崩溃就是一脸麻?#23613;?#36827;了大殿,灵文转身,开门见山:“殿下,帝君有事相求,你可愿助他一臂之力?#20426;?br />
        天界?#34892;?#22810;位真君、元君,但能称帝君的,只有一位。这位若是想做?#35009;?#20107;,?#24378;?#26159;从?#20174;?#19981;着求别人的。因此,谢怜怔了怔,才道:“何事?#20426;?br />
        灵文递给他一只卷轴,道:“近来北方有一批大信徒频频祈福,想来很不太平。”

        所谓大信徒,一般指三类人:第一类,有钱人,出钱烧香做法事、修建宫观庙宇;第二类,能向旁人宣法讲道的传道者;第三类,身心彻底贯彻信念者。其中以第一类最多,越是有钱人越是敬?#39134;?#39740;之事,而天底下有钱人如过江之鲫;第三类最少,因为如果真能做到这一步,那么这个人境界一定很高,离飞升也不?#35835;恕?#36825;里所说的,明显就是第一类人。

        灵文道:“帝君目下顾不上北方,若你愿意代替他去一趟,届时无论这批大信徒还愿时供奉功德几?#21361;?#23613;数奉于你坛上。你看如?#21361;俊?br />
        谢怜双手接过卷轴,道:“多谢。”

        这分明是君吾在帮他的忙,却反过来问他愿不愿意帮自己的忙,谢怜哪里看不出来,但也找不到更能表达心中所思的言辞来代替这二字了。灵文道:“我只负责办事,要谢便等帝君回来你再自己向他道谢吧。对了,你可需要我给你借?#35009;?#27861;宝?#20426;?br />
        谢怜道:“不必了。便是给了我法宝,我下去就没法力了,也不能用啊。”

        谢怜被打下去两?#21361;?#27861;力尽失。在天界还好说,天界乃诸天仙宫荟萃之地,灵气充沛,源源不绝,信手拈来便可化为己用,一旦回到人间,那他可就傻了,要想斗法,只能凑合着找人借点?#20174;茫?#22810;有不便。

        灵文思忖片刻,道:“那最好还是借几名武官来助你一臂之力。”

        现任的武神们不是不认识自己就是不待见自己,这点谢怜还是清楚的,他道:“也不必了。你借不来人的。”

        灵文却自有考量,道:“我且试试。”

        试不试都没差,谢怜既不赞同也不反对,由她去试。于是,灵文便进了通灵阵,朗声道:“诸位,帝君北方有要务,急需用人。哪位武神殿下能从殿里拨两名武官过来?#20426;?br />
        话音?#31456;洌?#24917;情的声音就轻飘飘地冒了出来:“听说帝君现下不在北方,怕是给太子殿下借的吧。”

        谢怜心想:“你是一天到晚都守在通灵阵里吗……”

        灵文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心中直想把妨碍她办事的慕情一巴掌拍出阵外,口上笑道:“玄真,我这两天怎么老是在阵里看到你,看来最近你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恭?#34917;?#21916;。”

        慕情淡淡地道:“手伤了,在养伤。”

        诸位神官心道:“你那手往日劈山断海也不在话下,劈个傻钟还能怎么你了?#20426;?br />
        灵文本想先骗两个过来干活再说,岂止慕情一猜便知,偏生还说出来,这下肯定找不着人了。果然,半晌无人影响,谢怜也不觉有甚,对她道:“你看,我说过借不来人的。”

        灵文道:“玄真要是没说话,可以借到的。”

        谢怜笑道:“你那话说得犹抱琵?#20882;?#36974;面,雾里看花美三分,人家以为是给帝君办事,当然叫?#32654;矗?#20294;若来了发现是跟我共事,只怕要闹了,又如何能同心协力。我反正一个人惯了,?#35009;?#35265;缺胳膊少腿,就这样吧。有劳你了,我这便去了。”

        灵文也无法了,一拱手,道:“好罢。预祝殿下此去一帆风顺。天官赐福。”

        谢怜回道:“百无禁忌!?#34987;?#25381;手,潇洒离去。

        三日后,人间,北方。

        大路边有一间茶点小铺,铺面不大,伙计简单,但贵在景好。有山有水,有人?#35856;恰?#37117;有,不多;不多,正好。身在景中,若是在此相逢,必成妙忆。店中茶博士清闲极了,没客时,便搬张?#39318;?#22352;在门口,看山看水,看人看城,看?#32654;?#21621;呵,看到?#23545;?#36335;上走来了一名白衣道人,满身风尘,?#36335;?#36208;了很久。行得近了,与小店擦肩而过,忽然定住,又慢吞吞地倒退回来,一扶斗笠,抬头看了一眼酒招,笑道:?#21834;?#30456;逢小店’,名字有趣。”

        这人虽然略有倦色,神色却是笑眯眯的,看得人两个嘴角也忍不住往上弯。他又问:“劳驾,请问与君山是在这附近吗?#20426;?br />
        茶博士给他指了方向,道:“是在这一带。”

        这人吐了口气,总算是没把魂儿一起吐出来,心道:“终于到了。”

        正是谢怜。

        他那日离开仙京,原本是定好了?#36335;?#22320;点,要落在与君山附近的。谁知他潇洒地离去,潇洒地往下跳时,袖子被一片潇洒的云挂了一下,是的,被云挂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到?#33258;?#20040;挂上的,反正万丈高空打了个滚,滚下来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徒步三天后,终于来到了原定落地地点,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进?#35828;輳?#35874;怜捡了靠窗的一张?#28291;?#35201;了茶水和点心,好不容易坐定,忽听?#33795;?#20256;来一阵哭哭啼啼、敲锣打鼓之声。

        他朝大街上望去,只见一群男女?#20185;?#31751;拥着一顶大红花?#21361;?#20174;大路上走过。

        这一?#20323;?#20237;,透露着十足的?#27572;?#20043;气。乍一看,像是送亲队伍,但细一看,这些人脸上的神情,有严肃,有哀戚,有愤怒,有恐惧,唯?#28866;?#26377;喜悦,无论如?#21361;?#20063;不像是在办喜事的模样,偏偏又都穿红戴花,吹吹打打。这情?#21361;?#24403;真是诡异极了。那茶博士手提铜壶,高高悬起,点了一点,也看到了这一幕,但只摇了摇头,这便下去了。

        谢怜目送那奇怪的队伍远去,定定思索片刻,正要拿出灵文给的卷轴再看一?#21361;?#24573;觉一件耀眼的事物一闪而过。

        他一抬头,一只银色蝴蝶从他眼前飞过。

        那只银蝶晶莹剔?#31119;?#22312;空中飞过,留下璀璨的痕迹。谢怜忍不住向它伸出了手。这只银蝶有灵性得很,不但不惊,反而停留在他指尖,双翼闪闪,美极幽极,在阳光之下,?#36335;?#35302;手?#27492;?#30340;?#20301;门?#24433;,不一会儿,便飞走了。

        谢怜对它挥了挥手,算是告别,再回头,他这一桌上,就多坐了两个人。

        桌有四方,这两人一左一右,各占一方,两边都是十**岁的少年,左边的更高,眉?#31185;?#20026;深邃明俊,目光之?#20889;?#19968;股桀骜不驯。右边的极?#31069;?#28165;秀且斯文,只是神色?#34892;?#36807;于清冷淡漠了,?#36335;?#24515;里不大痛快的样子。事实上,两人?#25104;?#37117;不太好看。

        谢怜眨了眨眼,道:“两位是?#20426;?br />
        左边道:“南风。”

        右边道:“扶摇。”

        谢怜心道:“我又不是问你们名字……”

        这时,灵文忽然传音过来了。她道:“殿下,中天庭有两位小武官愿意前来协助,他们已经下去找你了,这会儿也该到了罢。”

        所谓的中天庭,自然是和上天庭相对的。天界的神官们,可以简单?#30452;?#20998;为两类:飞升?#35828;模?#21644;没飞升的。上天庭,全都是凭自己飞升的神官,整个天界里不过百位,极其金贵,而中天庭里的,则是被“点将”点上来的,?#32454;?#26469;说,其实全称应该叫做?#24052;?#31070;官”,但大?#21307;?#30340;时候,往往会省略掉这个?#24052;?#23383;。

        那么,有上天庭和中天庭,有没有下天庭?

        没?#23567;?br />
        其实,在谢怜第一次飞升的时候,还真是有的。那时候,分的还是上天庭和下天庭。但后来,大家发现了一个?#20365;猓?#33258;我介绍的时候,开口说“我是来自下天庭的某某某”,真是难听。有一个“下”字,就觉得特别低人一等,须知,他们其中绝不乏天赋过人、法力强盛的佼佼者,离真正的神官只是差了一道天劫,说不定哪天就等来了呢?于是有人便提议改一个字,变成“我是来自中天庭的某某某”,这就好听多了。虽然其实都是一个意思。总之,改了之后,谢怜好一阵都没习惯。

        谢怜看这两位小武官,?#25104;?#19968;个比一个难看,全然不像是“愿意前来协助”的模样,忍不住问:“灵文啊,我看他们不像是要来助我行事,更像是要来取我狗头。你莫要是把人家诳过来的。”

        ?#19978;В?#20182;这句似乎是没传出去,耳边也听不到灵文的声音了。想来是下了仙京太远太久,法力都耗干了。谢怜无法,对两位小武官先笑了一笑,道:“南风和扶摇是么?你们愿意前来相助,我先谢过。”

        两人都只点了一点头,颇有架势,看来必是出自声名显赫的武神座下。谢怜让茶博士多加了两个杯,端起茶,刮了?#23614;?#21494;,顺口问了一句:“你们是哪位殿下座下的?#20426;?br />
        南风道:“南阳殿。”

        扶摇道:“玄真殿。”

        ?#21834;?br />
        这可真是令人悚然了。

        谢怜一口茶吞了下去,道:“你们?#21307;?#20891;让你们过来么?#20426;?br />
        两人皆道:“我们?#21307;?#20891;不知道我过来。”

        谢怜想了想,又道:“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20426;?br />
        若这两名小武官稀里糊涂便被灵文骗过来了,帮了他忙,回去还要被自?#21307;?#20891;骂,这可就不值当了。

        南风道:“你是太子殿下。”

        扶摇道:“你是人间正道,你是世界?#34892;摹!?br />
        谢怜噎了一下,不确定地问南风:“他刚才是不是翻了个白眼?#20426;?br />
        南风道:“是的。让他滚。”

        南阳和玄真关系不好。这并非?#35009;?#31192;密,谢怜听说这事时并不怎么吃惊,因为风信和慕情以前关系就不怎么样,只是那时他为主他们为从,太子说你们不要吵架啊,你们要做好朋友,大家便忍着没翻脸,实在不快最多?#27809;?#21050;一刺对方,混到如今,可再用不着假惺惺了。所以,就连两位神官在东南和西南的民间信徒都不大瞧得上对方,南阳殿和玄真殿更是常年相互仇视。面前这两位,就是典型的例子。扶摇冷笑道:“灵文真君说自愿的就可以来,凭?#35009;?#35753;我滚回去。”

        “自愿”二字,用他这个表情说出来,实在没有说服力。谢怜道:“我确认一下。你们真?#20146;?#24895;的吗?不愿意千万不要勉强啊。”

        两人皆道:“我自愿。”

        看着那两张丧气?#33080;?#30340;脸,谢怜心道,你们想说的其实是“我自杀”吧。

        “总而言之——”

        谢怜道:“先?#21018;?#20107;。这次到北方来?#20146;鍪裁?#30340;你们都知道了罢,那我就不从?#26041;?#36215;了……”

        两人皆道:“不知道。”

        ?#21834;?br />
        谢怜无法,只得拿出卷轴,道:“那?#19968;?#26159;给你们从?#26041;?#36215;好了。”

        话说多年以前,与君山有下一对新人成婚。

        这对新人恩爱非常,那新郎等着送亲的队伍前来,可等了许久,也不见新娘到来。新郎心中着急,便找去了新娘的娘家,结果岳父岳母告诉他,新娘子早就出发了。两家人报了官,四处找,始终不见,便是给山中猛兽吃了,好歹也能剩个胳膊腿儿?#35009;?#30340;,哪有?#31350;?#28040;失的道理?于是难免有人怀疑,是新娘自己不愿意嫁,串通了送亲队伍跑了。谁知,过了几年,再一对新人成婚,噩梦重现。

        新娘子又没了。但是,这一次却不是?#35009;?#37117;没剩下。众人在一条小路上,找到了一只?#35009;?#19996;西没吃完的脚。

        作者?#35874;?#35201;说:  作者没常识,刚才被基友告知有个词的使用不太合适就改了下。

        一天只有20:00一更,其余时间的更新都?#20146;?#34411;或者小修。特殊情况会在文案说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官赐福相邻的书:姜糖凤后倾城第一奸臣[重生]画兽学霸天师是网红巾帼何不带吴钩送你一颗红豆妒妇之清穿四爷李氏我是真?#37027;?#27515;的[快穿]齐木楠雄的灾难之旅[综]女配假?#21507;?/a>重生之没错我爹娘是反派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