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失落的索诺德

    【书名: 我在明朝当国公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失落的索诺德 作者:千斤顶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汉乡三国之席卷天下勒胡马崛起军工大文豪替天行盗临高启明     两支船队的距离在继续接近,而双方的火炮也没有闲着,依旧不断的倾吐着火光,一枚枚炮弹带着炙热的温度在天空中发出呼啸的声音,一时间整片交战的海域都被一层浓浓的白色硝烟所弥漫。

        虽然耳边不断的响起炮弹掠过的怪叫声,旁边也不是飞溅起巨大的水柱,但刘香的双脚依旧牢牢的站在甲板上一眨不眨的看?#21734;?#38754;的?#20889;?#31206;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大人,对面的福船已经被改装过了,它们每艘船至少搭载了不下十二?#21734;?#21313;四磅炮。”

        刘香点点头表示知道,以福船不过三百吨的排水量和船身强度来说,?#35805;?#21482;能搭载不超过十二门十二磅火炮,也就是说每边的船舷只能搭载六门,但是现在对方虽然搭载的火炮数量不变,但口?#24230;?#21464;成了二十四磅炮,要说这些福船没有经过改装过,刘香敢啐他一脸的唾沫。

        仗打到现在,双方都不约而同的摆出了一字长蛇阵,这也是最能发挥出己方火炮威力的阵形,当所?#20889;?#21482;一字排开用船舷对准地方后,几乎所?#20889;?#33335;一侧的火炮都能发挥出?#32422;?#30340;威力。

        耀眼的火光、漫天的硝烟和轰鸣的炮声将整个战场都笼罩了起来。

        当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三百米左右时,好运终于?#30423;?#21040;了第二舰队的?#39134;希?#19968;枚二十四磅炮弹准确的击中了一艘快船的船尾。

        “轰……”

        随着一声巨响,那艘快船尾部立刻多出了一个床板大小的破洞,汹涌的海水立刻从洞口倒灌进了船体,最要命的还是这一炮将这艘快船的尾舵也给轰掉了,一时间这艘原本正以时速十一二节速度快速前进的快船立刻开始原地打转起来。

        看到这样的情形,交战双方全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嘶喊声。唯一不同的是一方是惊恐和?#35805;玻?#21478;一方则是惊喜和兴奋。

        碰到这种情况后,不用刘香下令,第二舰队几乎所有的火炮都将炮口对准了那艘在海上打转的快船。

        “兄弟们……不用给我面子,给老子将那艘狗i娘i养的杂碎轰沉啰!”

        “大家看到了没有,将炮口对准那艘破船!”

        ?#30333;?#33333;五,紧跟前面的船,炮口向右两个密度!”

        每条战舰的炮仓里都响起了火炮军官的吼声,尽管他们说的话都不一样,但意思却是一样的,那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将那艘失去了方向舵的快船击沉。

        “轰轰轰……”

        又一轮炮击开始了,一枚枚炮弹呼啸着朝那艘失去了方向的快船飞去……

        “轰……”

        又一枚三十二磅的炮弹击中了这艘快船,这回却是在船的正中央打出了一个大洞,这一回弄出的动?#37096;?#35201;比刚才那枚二十四磅炮弹要大?#26522;?#20102;,一时间这艘排水量只有一百多吨的快船就像是被一名巨人重重打了一拳似地,整艘船都被打得侧移了七八米,而被击中的部分更是瞬间多出了一个?#26412;?#19977;四米的大洞。

        三十二磅火炮的威力可不是盖的,这种火炮口径为154毫米的火炮发射出来的14.5公斤的弹丸在8公斤黑火药的推动下所产生的动能足以将一艘小船打一个对穿,伴随着无数的木屑和各种杂物朝四处飞溅,还有无数的鲜血和?#20804;?#22841;杂在中间。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当这艘快船被弹丸打了个对穿后,整艘船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整艘船的船头和船尾开?#20960;?#33258;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开始向海面倾斜。

        “咯咯咯……吱呀吱呀……”

        “不好……船的龙骨被打断了!”

        “快跳海!”

        附近的海盗们纷纷惊叫起来,在海上混饭吃的他们当然很清楚船只沉没时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不管船大船小,当船只沉没时所产生的漩涡会将附近的一切东西都卷进海底。

        “噗通……”

        “嗵嗵……”

        船?#38386;?#23384;的水手们纷纷跳进了大海朝着周围拼命游去,只是很?#19978;?#20182;们游泳的速?#28909;?#36214;不上船只下沉的速度,这艘一百五十吨的快船正在以飞快的速度下沉,而下沉所产生的漩涡和拉扯的力量犹如一只无形的大手将那些正在拼命往外面游的水手给拉了回去。

        以?#20843;?#20204;打劫过往商船或是货船时对付那些不听话或是有过反抗的商人时,最?#19981;?#30340;就是将所有货物抢劫一空后将船底啄开后,然后将?#32422;?#30340;船只驶到不?#27934;?#30475;着海水迅速涌入船体,看着那些商人和水手在船上绝望无助的眼神他们就会感到一种扭曲的快?#20889;有?#24213;升起,最后当海水和漩涡将一切都吞噬掉后,这种快感会在这一刻达到高i潮。只是今天当这种事情发生在?#32422;?#36523;上后,他们才体会到了当初那些海水吞噬掉的那些商人的心情。

        “好……打掉了一艘!”

        在战舰的甲板上,看着那?#24050;?#36895;被海水吞噬的快船,她的嘴?#24378;?#22987;微微往上翘了起来,对于她来说,那些甘心替郑芝龙为虎作伥祸害百姓的海盗全都应该下十八层地狱,哪怕死得再多她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疼和不舍,所以她继续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目标,为首的三艘福船,开炮!”

        而那艘快船的沉默很显然也激怒了那些海盗,在为首的一艘福船的指挥下,他们大半的火力都对准了刘香乘坐的战舰,一时间无数的弹丸都朝着她的方向飞了过来。

        “咣当……轰……”

        在数十门火炮的轰击下,一枚二十四磅弹丸率?#28982;?#20013;了战舰发出了一声巨响,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那枚弹丸竟然被弹开后改变了角度飞上了半空,然后重重的掉进了海水里,而这一幕也被许多人都看到了眼里。

        “怎么可能?”

        在一艘福船上,一名满脸?#23835;?#30340;壮汉看着被弹飞上了半空的弹丸,嘴巴?#35834;每?#20197;将鸭蛋塞进去,随后?#25490;?#21742;起来:“这些明狗的战船他娘的是用铁铸的么,怎么连二十四磅炮都打不穿?”

        “李……你这次的任务不是在这里发牢骚,而是尽快试探出这种战舰的?#30423;?#20197;及防护力,你们的大当家和索诺德爵?#31354;?#22312;等我们的好消息呢。”一名穿着普通水手服,却长得金发碧眼的白人用冷静的语气提醒?#21734;?#26041;。

        “我当然知道!”这名壮汉名叫李魁奇,也是郑家十员,只见他深吸了口气,“都?#30340;?#20123;明狗在新装备的战船上包裹了铁甲,当初我?#20849;?#24590;么信呢,现在看来这些明狗确实有两下子,竟然弄出了这么个刀?#20849;?#20837;的龟壳出来。”

        这名白人提醒道:“李……刚才那一炮的角度打得太斜了,以至于炮弹被铁甲弹开,待会你让你的手下把角度打正一些,我相信他们船上包裹的那层铁甲不可能太厚,只要角度对了我们的二十四磅炮应该?#24378;?#20197;将那层铁甲击穿的。”

        “应该应该……应该个屁!”李魁奇不?#22836;?#30340;说:“你先前也跟我说过,你们的二十四磅炮是无坚不摧的,?#19978;?#22312;呢,连块铁皮都打不穿。”

        被李魁奇这么一吼,这名白人的脸上?#34892;┕也?#20303;了,森森的说道:“李……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也?#35805;?#27861;,等我回去之后我会向索诺德总督建议取消?#38405;?#20204;的援助,反正我们的炮连块铁皮也打不穿,你们拿来也没用,你说是吗?”

        “我……我……”李魁奇脸上的神情立刻就僵硬起来,荷兰人的火炮威力如何他用了这么多年哪里不知道,刚才只不过是他气愤之下的气话,作为十员他当然知道郑芝龙对于荷兰人的那?#35797;?#21161;有多么的看重,如果因为他的?#20498;?#20351;得这?#35797;?#21161;焦黄的话,郑芝龙绝对会将他挂在桅杆上晾成人干。

        只是心急归心急,但是让李魁奇现在就向对方低头服软他却?#20146;?#19981;到。所以他只是轻哼了一声:“昂科斯上尉,关于援助的问题是索诺德总督亲自决定,向贵国申请的,如果你们决定取消援助也可以,但是由?#33368;?#36215;的后果只能由你们全部负责,你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吗?”

        这个白人不是别人,正是被索诺德从少校降为上尉的昂科斯,作为一名曾经被俘并降级的军官,他的仕途自然?#24378;上?#32780;知的,这次他之所以被派到郑家负责掠夺的船队里来,也是奉了索诺德的命令来掌握福建水师新型战舰的第一手资料,评?#21202;?#27454;战舰的战斗力。所以李魁奇说得并没?#20889;恚?#20182;确实没有那个权利取消对郑芝龙集团的援助,而由?#33368;?#21457;的后果也是荷兰人不想看到的。

        深吸了口气后,索诺德轻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李魁奇,继续将目光转向了战场,只是越看他的心情就越糟糕。明军的这款战舰无论是防护力、火力和速度都结合得非常完美,尤其是对方在船舷上镶嵌的铁甲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己方的火炮很难击穿,这种对方可以轻松的打你,而你却?#26522;?#26041;无可奈何的失落感,使?#26522;?#26041;越打?#25509;攏?#32780;己方的士气却愈发急躁低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在明朝当国公相邻的书:战国明月少年拳圣大明1630替天行盗魔欲元末之夺明江山崛起军工唐朝好相公逆明小兵传奇江山狂士南宋英豪传帝国法兰西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var id="7lxph"></var>
        <cite id="7lxph"></cite>
        <ins id="7lxph"><dl id="7lxph"></dl></ins>
        <var id="7lxph"></var>
        <listing id="7lxph"></listing><menuitem id="7lxph"></menuitem><thead id="7lxph"></thead><progress id="7lxph"></progress><cite id="7lxph"><strike id="7lxph"></strike></cite>
        搜索新疆时时 11选5准确杀一码 时时内部管理计划群 一分赛平台结果 福利彩票2019054期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对子妙招 重庆时时彩票号码查询 北京赛pk10雪球计划表 481最近30期开奖结 江苏时时网投